中国纪事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刘山青的“时时刻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1982年,刘山青成为绝无仅有的例证:一个香港人被中国政府以反革命罪宣判。但回到香港后,他又回到自己本该处的位置:一个边缘人。
2013年1月14日

香港的非正统“左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香港原本狭小的异端群落中,梁国雄与他所参加的组织“革马盟”是边缘性的。香港的正统左派把他们的观点视为一派胡言。
2012年12月21日

一个托派青年在香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1949年之后,香港成了中国托派的暂时避难所,陷入消沉。直到吴仲贤这新一代的加入,这死气沉沉的托派才产生了新的能量。
2012年11月29日

汪精卫与格瓦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香港东九龙一间十五平米左右的房间里,我和立法会议员梁国雄面对面。在香港,人人都认识他,但很少有人叫他的本名。他是“长毛”。
2012年11月22日

浪潮的旁观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台湾杂志与审查者玩猫鼠游戏”, 1985年2月4日的《纽约时报》以此为题报道党外杂志,所配照片正是在江春男,他正在翻阅《亚洲人》。
2012年10月11日

日本因素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一位北京出租车司机的个人感慨,像是对中国命运轨迹的提醒:日本在这个轨迹中,总是扮演着宿命式的角色,它鼓舞中国,也摧毁她的努力。
2012年9月27日

西红柿与龙葵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这场反日游行让人想起埃里克•霍弗的比喻:两种不同的群众运动就像西红柿与龙葵。我们正在品尝的龙葵,是公民社会失败的必然后果。
2012年9月20日

《八十年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1979年6月台北街头的书报摊,你看得到这本名为《八十年代》的新杂志,封面上是一艘扬帆的船做背景,似乎在驶向一个新时代。
2012年8月23日

一个异议者的觉醒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江春男属于台湾觉醒的一代人,但他的期望也很快化作新的幻灭。他没有成为劳伦斯式的冒险家,也没有投身于文学创作,而是成为记者。
2012年8月16日

“党外”的腔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八十年代初的台湾,社会处于一种奇特的暧昧中,三十多年的威权系统正在衰退。但新的现实是什么?“党外杂志”要填补这种认知差异。
2012年8月9日

鲁迅与“洗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7月29日下午,香港有9万人上街反对“国民教育”。一位香港学者说,这让他想起哈维尔所说的“活在真实中”。鲁迅必乐于听到这一说法。
2012年8月2日

大陆妹与美国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来台北的次数越多,我越失去描述它的能力。最初,我被台湾的混合性吸引。但现在,我日益被它的所处的暧昧状态吸引。
2012年7月20日

一个移民者的故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相当于买了一份保险,安全与自由就有了保障”,他这样形容移民的决定。移民首先是为了孩子,但他发现自己成了最先的受益者。
2012年7月12日

宋王台与广东道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某种程度上,过去十年的香港,多少像是20多年前的台湾,追求民主化与本土意识的觉醒同时发生、互相激励,像是DNA的双螺旋结构。
2012年5月25日

沙坪坝的女神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坐在重庆沙坪坝公园的湖畔茶馆里,眼前矗立的是一尊自由女神像。红砖底座,左手持法典,右手举火炬,只是面部有点阴沉。
2012年5月17日

南昌的夜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他的谈话让我既兴奋又厌倦。比起多数沉溺于物质与娱乐的同龄人,他不仅关心社会现实,而且试图寻找答案。
2012年5月3日

一个脱党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像那个时代的很多人一样,出于一种单纯的信念,身在香港的梁慕娴被中国共产党吸引。但当林彪折戟沉沙时,她感到一种强烈的被欺骗感。
2012年4月19日

你是党员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当我听到“长毛”的发问时,真是感到一种特别的荒诞。香港回归已经15年,作为中国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却仍如幽灵一样存在于香港。
2012年4月12日

暧昧的共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至少在短期看来,暧昧的“九二共识”仍是某种安全阀。但一种新的身份认同已经在台湾社会成熟。两岸关系面临全新挑战。
2012年3月22日

毛泽东奶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未料到,清晨起来,在金门的村庄中漫步,竟看到大幅的毛泽东画像。不过,画像是用来推销一款饮品——毛泽东奶茶。
2012年3月2日

偶像的阴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陈水扁的奔丧,让我第一次感到某种期待的戏剧性。一个外来者很难理解陈水扁的冲击,他激起台湾社会最热忱的期望,最终的结果却是幻灭。
2012年2月23日

锅贴、冻蒜与名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观察台湾的政治选举,仍是个奇特的经验。在民主体制内,政治是一种协商、妥协的过程,但它也可能以琐碎、无聊、娱乐的面目出现。
2012年2月9日

民主的游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2011年12月28日午后金门的水头码头,我们在等待蔡英文的演讲。比起台湾同行们的淡然,我显得过分激动。不过,他们也理解。
2012年2月2日

伤痕与再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将近两百尊蒋介石雕像,一样的面孔与表情,彼此对视,激起的不是景仰,也不是愤恨,而是荒诞。
2011年12月8日

记忆的拆除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和曾荣鉴坐在桃园县政府农林局长的办公室里,而此前,他是大溪镇镇长。慈湖旁的蒋介石头雕塑公园,正是他一手推动的。
2011年11月24日

复制的领袖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他把一个专制者的行事风格带到了台湾,慈湖的行馆才是权力的中心。我在一个炎热的下午到此。昔日的禁地,早已挤满了熙熙攘攘的游客。
2011年11月18日

朱自清的温州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像很多中国的城市,温州生长得太快,一切记忆都被迅速地铲平。一样丑陋而喧嚣的高楼,只不过这里更富有,也更无序。
2011年11月10日

一个温州女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觉得太冤枉了”,几乎每隔十分钟,她都要说一次。她的工厂运转良好,她从未参与高利贷。她遭遇的危机,是对她人生信念的颠覆。
2011年11月3日

台湾两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夏日午后的基隆港破败、沉闷,我漫无目的地闲荡。我走过海滨情人大道,商铺大多关了门,而招牌像是经年未经洗刷。
2011年10月20日

中欧精神?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昔日的中欧因为身份的困惑,因为反抗的需求,因为始终弥漫的不安全感,造就了一种充分的自省意识,总要追问存在的意义与价值。
2011年10月13日

一场争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余杰笔下,昆德拉像是中国传统中的“智者”,而哈维尔隶属于“圣徒”的行列。前者强调“智慧”,后者更注重“心灵”。
2011年9月22日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