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纪事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昆德拉的诱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昆德拉的“轻逸”、他那些沉溺于情爱与性的主人公、他对政治的厌恶、还有他对于“遗忘”的解释,似乎都契合了新的时代精神。
2011年9月15日

富春江与塞纳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到了郁达夫的故居,看到了他写了又写的富春江,沿江走上五分钟,就到了当年的新学堂旧址,它已改成了一所小学。赵家小姐的大厅在哪里,赵小姐魂归了何方?
2011年9月8日

旅途四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又到了《老残游记》的时刻?这是催生吴沃尧与李宝嘉的时代?“怪现状”与“现形记”层出不穷,是与非、黑与白,都不那么清晰。
2011年8月25日

富强之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们生活在一种通过集体来拯救个人的虚妄幻觉中,也让我们把世界视作一个粗鄙的丛林。原本是一种手段的“国家富强”,变成了目的本身。
2011年8月18日

一个游荡者的世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和启蒙时代的小册子作家们一样,通过展现不同民族的风俗来劝告自己的同胞:跳出这狭隘的自身吧,我们自以为的独特,其实一点儿也不独特。
2011年8月11日

暴力的诱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今日中国仍在挣扎着学会暴力之外的变革语言,但暴力的诱惑却无处不在。它最简单、最直接,最能释放恐惧与烦躁,但却往往通向更大的悲剧。
2011年7月28日

内在的审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米克洛斯写下这些文字的1970年代末,匈牙利模式大获全胜。匈牙利政府和普通人达成默契——我给你更好的物质生活,你放弃对政权的挑战。
2011年7月14日

时代的稻草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的确担心自己成为这个时代的稻草人。这个稻草人不是插在那个军阀混战、民族屈辱的田野,而是生活在一个国家空前繁荣、强大的时刻。
2011年7月7日

迷人的新语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过去几年中,崔卫平是中国公共生活中的一个独特声音。她留着短发,面目清秀,一些时候,还流露着少女式的快活和敏感。
2011年6月29日

米奇尼克在北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光线昏暗的书店里,米奇尼克再度提到三十年前的斗争哲学,也劝听众,要对未来抱有想象力,但他很难想到这次对话激起的意外攻击,这些争吵象征着中国的思想混乱。
2011年6月9日

十年之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十年以来,比我更年轻的一代,就处于这样一个时代。他们生活在一个物质与信息丰沛、思想却匮乏的时代,个人声音轻易淹没在喧哗的众声中。
2011年6月2日

《印度商报》与小站一夜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站台上,我碰到一个印度年轻人。我的江南,他的莫卧尔,我们都是衰落文明的孩子,而今又都在声称自己再度崛起。
2011年5月19日

叶名琛与皮革生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前往1859年叶名琛被英国人关押的地方,那里的华人已经很少记得这段历史了。华人厂主大都从事皮革生意,华人社区在衰落。
2011年5月12日

和平乡的中国学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泰戈尔世界一家的理想经常显得幼稚而脆弱,但那些美好、单纯的信念,比我们想象的更强大,它们总是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生长。
2011年5月5日

到印度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泰戈尔一九二四年的中国之行,期盼已久,却不尽如意。四年后,有两位中国年轻人赴印拜访他,其中一位,对他筹办的国际大学深感兴趣。
2011年4月28日

孟加拉的启蒙运动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泰戈尔仰慕甘地的非暴力精神,却并没有准备接受甘地的抗争方式。甘地是一个坚定的信徒,泰戈尔则天然是怀疑者,警惕一切支配性的、未经反省的力量。
2011年4月21日

加尔各答的乌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 我们都是受伤的文明的后代,都在为自己在现代世界中的虚荣与自尊,苦苦挣扎,都急于打破同胞们自我蒙蔽的幻象。
2011年4月15日

恰达耶夫与秦晓(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恰达耶夫所生活的俄罗斯,从现实政治、公共生活到宗教领域,压抑无处不在。他用全盘否定式的偏激来对抗,他的力量也正来自于此。
2011年3月24日

开罗、台北与北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自从突尼斯的抗议发生以来,它就在中国社会激起了奇妙的反应,越来越的中国人意识到,他们的现实生活与此相关。
2011年3月18日

从开罗到亚历山大城(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阿斯旺尼不相信对埃及前景的悲观看法。他用一九七四年的西班牙作比:在漫长的佛朗哥独裁后,一个民主、进步的时代到来了。
2011年3月3日

从开罗到亚历山大城(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贫困、腐败、教育、甚至恐怖主义,这些埃及面临的问题,都只是病症”,阿斯旺尼说,“它们都来自共同的病因——政治独裁。而民主是最好的解药。”
2011年2月24日

从开罗到亚历山大城(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一个失败的现代都市,这是我对开罗的第一印象。我认同了布莱德利描述的停滞,开始阅读《亚可比安大厦》。这幢修建于一九三七年的公寓楼的命运,是埃及历史的缩影。
2011年2月17日

从开罗到亚历山大城(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遍布开罗街头的咖啡馆,在很多时候比清真寺的星月塔尖更能代表开罗精神。它是开罗人休息、发呆、谈论信仰与国家,忘记个人孤独的地方。
2011年2月10日

剑桥杂忆(五)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如何观察、理解、描述中国的巨大转变,是一项艰巨、迷人的工作。而加入这一激动人心的过程的前提是,我们真的能确立“个人精神”。
2011年1月27日

剑桥杂忆(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剑桥的中国留学生不仅不再把自己当作中国社会的改造者,反而以更迫切的态度,融合到中国的现有秩序中。
2011年1月20日

剑桥杂忆(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倘若历史的本质是思想史,是新的价值、意义的确立,而不是五彩缤纷的外部事件,中国真的能代表新的历史力量吗?
2011年1月13日

剑桥杂忆(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一些夜晚,我发现自己陷入信心危机,既没有道德勇气直接面对中国社会的困境,也仍没有能力建立一个独立的精神世界。
2011年1月6日

剑桥杂忆(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知识、传统、教养、自然、安静、大把的闲暇,剑桥有我在北京渴望的一切。我期望它能平缓我越来越强的焦躁与无力,给写作注入新的动力。
2010年12月30日

领袖的诱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关于毛泽东与毛泽东时代的反思从未真正开始。绝大多数中国人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段复杂的历史。它与个人经历混杂在一起,很多人不同程度上都是这场悲剧的共谋者。
2010年12月23日

中兴之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此刻中国,极权所诱惑的不仅是那些崇拜高增长的外来者,也包括中国人自己——人们越是对生活缺乏信心,就越是渴望强无所不管的体制。
2010年12月9日

停滞的年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从尼克松“水门事件”到奥巴马当选,将近40年过去了,苏联瓦解了,莫斯科的体制也已发生了剧烈变化,但一些东西却顽固地生存了下来。
2010年11月4日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