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第一时间解读》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股市“鼠疫病菌”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陈旭敏:不管中国证券监管有多严厉,股市的欺诈仍将存活,就象鼠疫的病菌,它只会潜伏,而不会灭亡,一旦气候条件合适,它又会重新出来繁殖。
2007年3月27日

“空头”的失败

FT中文网评论员陈旭敏:谢国忠、易宪容等“预言”的失败,实际上不是他们个人的失败,而是整个金融市场“空头”的失败。
2007年3月23日

中国房价为何居高不下?

FT中文网经济事务评论员陈旭敏:从土地增值税到住房结构、从宏观调控到土地出让金的规范,中国对房地产的调控可谓不遗余力,但中国房价仍然居高不下,主要源于中国政府顾虑重重,至少从目前看,中国对房价的调控口径一直是控制房价的涨幅,而不是促使其下跌。
2007年3月21日

中国加息:用稻草压骆驼?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陈旭敏:以6.39%利率阻止31%的利润增长的诱惑,中国央行想用这个幅度的利率上调,来压制目前膨胀的贷款投放,无异于想用一根“稻草”来压“骆驼”,而且是压一头膘肥体壮的“骆驼”。
2007年3月19日

中国消费:杀贫济富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陈旭敏:也许我们不能想象,中国一旦放开宏观调控,让企业、政府和居民一起消费,中国和全球经济将会怎样;但是我们绝对可以想象,只要中国一天不放开宏观调控,贸易顺差、流动性过剩、贷款冲动,投资膨胀的恶性循环将一直缠绕着中国。

2007年3月16日

谁在给中国经济下“蒙汗药”?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陈旭敏:或许没有什么能比就业更能嘲弄中国的宏观调控:2007年中国新增了2400万城镇待业大军,其中包括600万应届和上一年大学毕业生。
2007年3月15日

世界不是平的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陈旭敏:很难想象,富国和穷国这种拉开的收入差距,目前能让全球化进程一帆风顺地延续下去,或者说,占全球人口总数近五分之四的发展中国家,如果其购买力不能随着跨国公司产品供给能力的增长而增长,目前的全球化能够自我循环?
2007年3月13日

基金狂购潮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陈旭敏:曾经一度门可罗雀的基金,去年开始却很快被抢购一空。许多人以为,只要抢到基金,离暴富就近了一步。
2007年3月9日

外汇投资公司即将浮出水面

FT中文网评论员陈旭敏:在日前的“两会”上,中国央行副行长吴晓灵证实,此前炒得沸沸扬扬的国家外汇投资公司正在筹建,但具体成立时间要看筹备进度确定。
2007年3月7日

中国民生的困惑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陈旭敏:象往年一样,这些最基本的民生问题今年又一次象雪片一样堆到了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中国政治协商会议委员们的桌上。但是这些问题何时能得到解决,却是一个奢侈的困惑。
2007年3月5日

中国股市加入“国际俱乐部”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陈旭敏:中国A股与全球金融市场互动,是中外经济互融的结果,但中国股市以暴跌方式融入全球市场,却是人们始料未及的。
2007年3月2日

“你知道,这是牛市”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陈旭敏:《股票作手回忆录》中有句话:“你知道,这是牛市。” 大意是:投资股市赚钱主要是看准趋势,而非依靠股价波动赚钱。
2007年2月28日

年年有“余”新解

FT中文网经济事务评论员陈旭敏:是中国的传统美德错了,还是中国储蓄过度?或是目前的国际贸易规则本身就有问题?
2007年2月26日

中国需要反思宏观调控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陈旭敏:全球化时代,中国宏观调控应与时俱进,放弃囿于本国的总量调控思维,而在市场经济中更多发挥“主人公”意识,促进中国产业加入全球竞争。
2007年2月12日

先“攘外”,还是先“安内”?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陈旭敏:最重要的是,人民币的升值,将会扼杀中国生产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的空间。一旦人民币升值幅度较生产要素价格改革先达终点,那么中国整个要素价格市场化的步伐将不可避免地放慢。
2007年2月9日

“泡沫”鸦片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陈旭敏:争论中国股市有没有泡沫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如果认为股市有泡沫的人坚决离场,否认泡沫论的人继续持有,股市自然会在一个理性的价格范围内稳定。
2007年2月8日
对刚发生的重大新闻进行迅速、及时的分析和评论,由FT中文网评论员或特约评论员撰写。
|‹上一页‹‹345678910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