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迪恩•拉赫曼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悲剧前景

拉赫曼:美国总统奥巴马卸任时,他标志性的外交政策倡议——重返亚洲——也许会沉入太平洋的波涛之下。
2016年9月21日

如何振兴欧盟?

拉赫曼:欧盟应以英国退欧为契机创建双层架构,第一层级国家继续推进一体化,第二层级国家只参与单一市场。
2016年9月14日

来自2066年的历史试卷

拉赫曼:我试着设想,未来历史学家会对当今的政治事件提出什么问题,并拟制了一份给未来学生的历史试卷。
2016年9月7日

默克尔:欧盟不可或缺的领导人

拉赫曼:德国总理犯过错误,尤其是在难民危机上。但就欧盟团结而言,欧洲没有其他领导人有她的权威和耐心。
2016年8月31日

英美民主政体遭遇危机

拉赫曼:美国的特朗普和英国的科尔宾可能永远也不会真正掌权,但他们的崛起表明英美民主体制真的出现了问题。
2016年8月24日

书评:亚洲世纪与全球重心东移

坎贝尔:FT首席外交事务评论员拉赫曼在《东方化》中指出:当今很多事件最终将在亚洲崛起的大背景下黯然失色。
2016年8月22日

澳大利亚:幸运之国好运到头

拉赫曼:未来几十年,澳大利亚或成为地缘政治火药桶。幸运之神也许不会继续垂青于这个一直吉星高照的国家。
2016年8月18日

全球重心东移,西方霸权式微

拉赫曼:过去50年来,亚洲经济迅速崛起。而经济和政治力量重心东移意味着,西方的绝对主导地位正走向终结。
2016年8月15日

全球民主大衰退

拉赫曼:放眼全球,不是政治自由程度降低,就是民主被削弱。民主的困境甚至已蔓延到美国这个“自由世界的领袖之国”。
2016年8月11日

特朗普大玩“政治暴力”

特朗普最近暗示美国持枪者可通过某种方式阻止希拉里。这番言论不禁让人回忆起,美国历史上有多位知名政治人物遭到暗杀。
2016年8月11日

美国民主党代表大会上的不祥预感

拉赫曼:英国退欧公投乱局和目前美国的特朗普现象之间,存在三点相似之处,希拉里阵营理应为此感到担忧。
2016年8月3日

英国退欧将欧盟推向分岔路口

拉赫曼:在英国退欧派心愿达成之际,欧洲则面对一个危险的抉择:是和英国日益对立,还是重新回归和解之路。
2016年7月6日

英国脱欧仍有回旋余地

拉赫曼:英国脱欧公投与丹麦和爱尔兰否决欧盟重要条约的公投十分相似,结果是欧盟让步、两国举行二次公投。
2016年6月29日

奥兰多枪击案将为特朗普“助选”?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现在判断奥兰多枪击案是否会改变美国大选结果还为时过早,但特朗普是打着“恐惧”与“愤怒”两张牌的候选人,这两种情绪在奥兰多事件后都在急剧上升。
2016年6月15日

移民问题可能影响英国退欧公投结果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移民问题是退欧阵营的王牌。对普通人来说,移民问题是体现英国如何丧失主权、政府如何误判形势、欧盟如何难以改革的鲜活例证。
2016年6月12日

特朗普的危险外交理念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理念实际上等同于让美国仓促退出世界舞台上的“伟大国家”行列,对亚洲、欧洲和中东的安全与稳定都会产生影响。
2016年5月26日

强人领袖回归世界政治舞台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特朗普现象”并非美国特例,应该将其视为一种全球性趋势的一部分。事实表明,民主国家也无法抵抗强人领袖的诱惑。
2016年5月23日

世界难以摆脱“特朗普烙印”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特朗普的竞选已经改变了美国和全球政治,而且他会在今后六个月的选战中打下更深的烙印。抵制全球化、民族主义、反穆斯林、反精英和反主流媒体,这些曾经的边缘理念如今已进入政治主流。就算特朗普输掉选举,它们也不会消失。
2016年5月11日

叙利亚和平掌握在美俄手中

拉赫曼:美国政府几乎不可能直接与阿萨德和俄罗斯人打交道。但如果可以安排阿萨德下台,反恐联盟就可能组织起重挫ISIS的行动。问题在于,俄罗斯真会放弃阿萨德吗?
2016年5月4日

全球的重心已经转向亚洲

FT专栏作家拉赫曼:部分英国人和欧洲人希望,奥巴马总统任期的结束或许意味着美国会降低对亚洲的重视程度,将重心转回大西洋。这种情形不大可能出现。讽刺的是,虽然某些英国人抱怨美国转向亚洲,但其实英国转向亚洲的步伐并不比美国慢。
2016年4月27日
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在英国《金融时报》主要负责撰写关于美国对外政策、欧盟事务、能源问题、经济全球化等方面的报道。他经常参与会议、学术和商业活动,并作为评论人活跃于电视及广播节目中。他曾担任《经济学人》亚洲版主编。
12345678910››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