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迪恩•拉赫曼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时代有可能演变为一场持久性危机

拉赫曼:美国仍有空间容纳比特朗普主义更激进的主张。史蒂夫•班农式的民族主义有能力发展成一场比特朗普总统任期更持久的运动。
2017年10月11日

“德国例外论”的终结

拉赫曼:德国新选择党表现强劲,说明德国失去了对民粹主义的免疫力,看起来更像一个“普通”的西方国家了。
2017年9月27日

为何全世界都在黑索罗斯?

拉赫曼:索罗斯是民族主义时代的国际主义者。这位犹太人很容易被人认为是那种躲在幕后操纵一切的国际金融家。
2017年9月20日

特朗普与普京可能相互毁灭

拉赫曼:特朗普执政至今美俄关系非但没改善,反而处于冷战高峰期以来的最差时期,而“通俄门”也可能使特朗普倒台。
2017年9月13日

误判可能导致朝鲜半岛开战

拉赫曼:20世纪的重大战争多由灾难性的误判而引爆。如今特朗普和金正恩的不可预测性加大了双方误判的风险。
2017年9月6日

朝鲜危机接近最终摊牌

拉赫曼:来自平壤的挑衅越来越密集,某种最终的危机可能正在酝酿,但谁也不知道这场危机将走向谈判还是战争。
2017年9月4日

巴西:世界自由秩序危机的一个缩影

拉赫曼:随着经济陷入危机、社会不平等加剧、腐败丑闻全面爆发,巴西选民越来越愤世嫉俗,日益陷入严重分化。
2017年9月1日

班农离去,“班农主义”仍将延续

拉赫曼:贸易战、内战和世界战争,这些危险都不会因为班农的离开而消失,因为它们是经济、社会和国际紧张的产物。
2017年8月29日

美国已成为一个危险国家

拉赫曼:危险在于,美国内外的多重危机将会融合,诱使四面楚歌的特朗普试图利用国际冲突来摆脱国内困局。
2017年8月16日

马克龙如何与特朗普打交道?

拉赫曼:马克龙能够冒着国内政治风险邀请特朗普访问巴黎,这一事实为与特朗普打交道的艺术提供了一些洞见。
2017年7月18日

谁能领导世界?

战后历史上,全球领导地位之争从未如此激烈和充满不确定性。美国、中国和德国在风格上的鲜明对比,将定义G20峰会上的领导力竞赛。
2017年7月5日

两个不同的阿拉伯世界

拉赫曼:过去6年,一直有两个阿拉伯世界,一个充斥着暴力与悲剧,另一个是浮华、全球化的。如今,它们或将合二为一。
2017年6月21日

法国不会帮助英国“软退欧”

拉赫曼:马克龙需要向法国选民表明,退出欧盟带来的只有痛苦,他没有多少动力帮助英国实现“软退欧”。
2017年6月14日

21世纪的中印竞争

拉赫曼:西方人热衷分析美中之间的强国斗争,然而最终决定21世纪格局的,或许会是中印之间的竞争。
2017年6月7日

默克尔宣告西方联盟死亡?

拉赫曼:德国总理最近暗示,欧洲不能依赖美英。她的言论可能会将西方联盟中的一道危险裂痕扩大为永久的决裂。
2017年6月1日

反复无常的特朗普将如何搅动世界?

拉赫曼:美国的很多盟友正感到困惑和不安。而美国的对手,特别是中国和俄罗斯,则利用混乱局势推进自身利益。
2017年5月24日

特朗普,埃尔多安和民主面临的危险

拉赫曼: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是民族主义者,都把国家治理变成了家族生意。
2017年5月17日

马克龙改革成败的意义

拉赫曼:如果马克龙改革成功,民族主义、政治极端主义势力将在世界各地遇挫。如果他失败,这些势力将很快卷土重来。
2017年5月10日

马克龙、勒庞与民族主义的局限

拉赫曼:如果马克龙赢得法国大选,布鲁塞尔和柏林将感到欢欣鼓舞,克里姆林宫和白宫将感到失望,伦敦则是喜忧参半。
2017年4月26日

特朗普和金正恩的危险较量

拉赫曼:迹象显示,特朗普政府正在认真考虑对朝鲜发起先发制人的打击。但如果金正恩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他会怎么做?
2017年4月19日
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在英国《金融时报》主要负责撰写关于美国对外政策、欧盟事务、能源问题、经济全球化等方面的报道。他经常参与会议、学术和商业活动,并作为评论人活跃于电视及广播节目中。他曾担任《经济学人》亚洲版主编。
12345678910››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