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获得最佳的阅读体验?免费下载FT中文网iPad应用程序,全球财经精粹尽在掌握!
全球繁荣并非坦途
FT首席外交事务评论员拉赫曼: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曼德尔鲍姆在他的新书《全球繁荣之路》中表示,全球化不仅会存续,而且还会进一步发展,从而让世界更加繁荣。我认为,虽然经济危机对全球化造成了严重冲击,但它依然是最有可能在一个较为和平的世界里实现经济繁荣的途径。
“不惜代价”能拯救欧元?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现在宣告欧洲央行行长赢得欧元保卫战为时过早,欧元区仍面临深层次的经济和政治问题,而这些问题都超出了德拉吉的控制范围。
2014年04月08日
乌克兰命运值得寄望美俄谈判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对于处境艰难的乌克兰来说,以西方经济制裁为后盾的俄美协议,或许是目前有望达成的最佳方案。如果该协议得到遵守,将为乌克兰打造一个独立国家赢得时间。
2014年03月26日
入侵乌克兰将给俄罗斯带来灾难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肯定会把乌克兰推向欧盟。俄军若大举入侵乌克兰,最初普京也许陶醉在胜利喜悦中,但这种“展示实力”之举最终将严重削弱俄国。
2014年03月14日
奥巴马:软弱还是明智?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全球都在关注美国与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如何出牌,中国的兴趣尤其浓厚。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目前与俄罗斯的过招,也许能够映射出未来它与中国较量时的情景。
2014年03月05日
普京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如今俄罗斯的金融、商业以及社会体系都已经与西方紧密交织,这意味着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任何举措,都可能付出经济上的代价。俄罗斯必须做出选择,要么享受西方财富、要么开始新冷战。
2014年02月26日
勿使东西方角力“撕裂”乌克兰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围绕着乌克兰的命运,俄罗斯与西方爆发新的对抗的风险正在上升。但避免乌克兰内战和破产,维持其国家统一,符合俄国和欧美的共同利益。
2014年02月24日
让苏格兰公投成为典范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历史上国家以文明方式解体的例子凤毛麟角。用卡梅伦的话说,英国这个品牌的核心是宽容、法治和民主。没什么比苏格兰公投更能完美体现它们。
2014年02月19日
欧盟福利规则应“因地制宜”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人员自由流动和福利问题使欧盟陷于两难境地,但允许各国优先照顾本国公民,将使欧盟在边界开放的议题上更容易赢得支持。
2014年02月13日
欧元仍面临多重考验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德国交出裁决权,欧元得以保全。但欧洲一体化的支持者最好收敛欢呼,因为他们可能为此付出政治代价,比如让极端政党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胜出。
2014年02月05日
未来属于新兴市场
FT专栏作家拉赫曼:新兴市场目前的动荡不会改变这样一个基本事实:其经济增长速度将在未来数十年中超过发达国家。非西方国家的崛起能够经受住任何数量的经济和政治冲击。把暂时性的危机与这一强大趋势出现永久性逆转混为一谈,将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2014年02月04日
增长和全球化已非万灵药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各国政府通常依赖经济增长解决政治难题,但新形式的政治冲突对这一传统药方已产生“抗药性”。三种“超级病菌”正引发关注,中东冲突蔓延,中日对抗加剧和西方世界不平等的恶化。
2014年01月24日
美国转向“管好自己的事”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今年达沃斯论坛的非官方口号将是“美国归来”。但不应将美国经济复苏与“超级大国”卷土重来混为一谈。实际上,美国正慢慢退出世界警察角色。
2014年01月21日
乐观情绪回归达沃斯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自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以来,世界经济论坛历届年会都萦绕着一种危机感。今年,阴霾减弱,恐慌有所消退,金融崩盘的威胁似乎令人放心地远去。
2014年01月13日
深刻反思一战教训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今年是一战爆发100周年,当代大国政治家应该更多地反思一战教训: 1914年,当时的传统世界霸主英国之所以被卷入战争,正是因为它与崛起中的德国互为对手;如今的危险是,因担心中国的崛起,与日本结盟的美国可能被卷入亚洲的冲突。
2013年12月31日
2013年全球五大事件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在我看来,2013年五大事件分别是:斯诺登爆料、美联储缩减量化宽松、默克尔再次当选德国总理、阿萨德东山再起、埃及政变。中日对峙也是影响东亚乃至全球的大事,但今年它仍在缓慢发酵中,并未爆发,所以,我没有把它列入其中。
2013年12月27日
难以理解的2013美国重返中东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克里就任国务卿第一年的重点是重返中东。奥巴马曾大肆宣传的重返亚洲战略似乎被搁置。从两地的人口和经济重要性来看,这一选择让人难以理解。
2013年12月11日
西方对未来失去信心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尽管非法移民仍然冒着生命危险前往欧美,但西方却对自己的未来失去了信心。一项全球民意调查这样询问:“你们国家的孩子是否将比父母生活得更好?”肯定答案的比例分别是:美国33%、英国17%、法国9%、中国82%、印度59%。西方的悲观与发展中世界的乐观,形成鲜明对比。
2013年12月04日
普京为何在乌克兰问题上失算?
FT专栏作家拉赫曼:普京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标,就是构建覆盖前苏联大部分地区的俄罗斯势力范围,乌克兰若倒向西方,该目标就会彻底破产。但对乌克兰发生的反俄抗议,普京只能怪自己。
2013年11月29日
奥巴马必须战胜以色列游说势力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对于奥巴马,与伊朗达成核协议可能相对容易,更难的是面对以色列及其在美国国会的支持者。这些势力正大力游说,反对此项协议。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关于吉迪恩•拉赫曼
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在英国《金融时报》主要负责撰写关于美国对外政策、欧盟事务、能源问题、经济全球化等方面的报道。他经常参与会议、学术和商业活动,并作为评论人活跃于电视及广播节目中。他曾担任《经济学人》亚洲版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