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迪恩•拉赫曼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两个不同的阿拉伯世界

拉赫曼:过去6年,一直有两个阿拉伯世界,一个充斥着暴力与悲剧,另一个是浮华、全球化的。如今,它们或将合二为一。
2017年6月21日

法国不会帮助英国“软退欧”

拉赫曼:马克龙需要向法国选民表明,退出欧盟带来的只有痛苦,他没有多少动力帮助英国实现“软退欧”。
2017年6月14日

21世纪的中印竞争

拉赫曼:西方人热衷分析美中之间的强国斗争,然而最终决定21世纪格局的,或许会是中印之间的竞争。
2017年6月7日

默克尔宣告西方联盟死亡?

拉赫曼:德国总理最近暗示,欧洲不能依赖美英。她的言论可能会将西方联盟中的一道危险裂痕扩大为永久的决裂。
2017年6月1日

反复无常的特朗普将如何搅动世界?

拉赫曼:美国的很多盟友正感到困惑和不安。而美国的对手,特别是中国和俄罗斯,则利用混乱局势推进自身利益。
2017年5月24日

特朗普,埃尔多安和民主面临的危险

拉赫曼: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是民族主义者,都把国家治理变成了家族生意。
2017年5月17日

马克龙改革成败的意义

拉赫曼:如果马克龙改革成功,民族主义、政治极端主义势力将在世界各地遇挫。如果他失败,这些势力将很快卷土重来。
2017年5月10日

马克龙、勒庞与民族主义的局限

拉赫曼:如果马克龙赢得法国大选,布鲁塞尔和柏林将感到欢欣鼓舞,克里姆林宫和白宫将感到失望,伦敦则是喜忧参半。
2017年4月26日

特朗普和金正恩的危险较量

拉赫曼:迹象显示,特朗普政府正在认真考虑对朝鲜发起先发制人的打击。但如果金正恩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他会怎么做?
2017年4月19日

特朗普真的在转向传统思维吗?

拉赫曼:最近几周,特朗普并未兑现他最激进的外交政策承诺,在此背景下,该如何看待美国对叙利亚发动的突然空袭?
2017年4月12日

“大英帝国2.0”不合时宜

拉赫曼:如果英国要将自己再次打造成贸易大国,以“大英帝国”作为名片不合时宜。对帝国历史的无知会导致过度自信。
2017年3月29日

英国和欧盟将两败俱伤?

拉赫曼:在我看来,英国退欧可能给自身带来可怕后果,欧盟也会付出一定代价。但变数太多,没人能确定结局。
2017年3月16日

德国能否避免孤立命运?

拉赫曼:法国大选对危机四伏的德国事关重大。如果勒庞获胜,德国孤立于欧洲大陆中央的噩梦就将成为现实。
2017年3月13日

特朗普与勒庞联手发动“大西洋反革命”?

拉赫曼:美国和法国18世纪曾先后发生革命,被称为“大西洋革命”,如今美法会掀起“大西洋反革命”之潮吗?
2017年3月1日

特朗普政府会“正常化”吗?

拉赫曼:麦克马斯特接替弗林后,美国三大外交要职均由理性的专业人士担任,他们联手或许能带来一些改变。
2017年2月24日

西方面对威权主义浪潮

拉赫曼:民主化进程似乎已经逆转,一股发端于西方老牌民主国家之外的威权主义浪潮已经蔓延至美国和欧洲。
2017年2月22日

“弗林事件”冲击下的特朗普政府

拉赫曼:弗林辞职引发三个问题——白宫的混乱会持续多久?对外政策建制派是否会重获控制权?特朗普会不会引火上身?
2017年2月16日

特朗普、伊斯兰与文明冲突

拉赫曼:特朗普政府倾向于以文明甚至种族看待西方,认为正在进行拯救西方文明的战争,这是理解其行为的关键。
2017年2月15日

特朗普的谎言将危及美国信誉

拉赫曼:伊拉克战争以来,奥巴马政府为重建美国信誉付出很多努力。但特朗普会在几天内毁掉其所有成果。
2017年1月31日

习近平把中国定位于全球化捍卫者

中国国家主席的讲话巧妙地迎合达沃斯的观众,包括全球很多跨国公司的领导者,他们担心特朗普政府引发一场全球贸易战。
2017年1月18日
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在英国《金融时报》主要负责撰写关于美国对外政策、欧盟事务、能源问题、经济全球化等方面的报道。他经常参与会议、学术和商业活动,并作为评论人活跃于电视及广播节目中。他曾担任《经济学人》亚洲版主编。
12345678910››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