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迪恩•拉赫曼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是贸易修正主义国家

拉赫曼:中美对世界秩序各怀不满,它们的不满互为镜像,一方希望改变战略秩序、维持经济秩序,另一方恰恰相反。
2019年5月15日

科技进步来得及化解环境灾难吗?

拉赫曼:科技进步最终也许能够解决或减轻气候变化带来的诸多问题,但其进步速度能快到足以阻止灾难发生吗?
2019年5月13日

特朗普试图恢复冷酷价值观

拉赫曼: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主张,美国应接纳美国的整个历史,包括它阴暗的一面,并回归过去的价值观。
2019年5月8日

“令和”时代日本需要自信

拉赫曼:“令和”是日本年号首次取自本国典籍,释放出自信。日本如果要不被中国崛起吓倒,就需要在经济上保持强盛,对未来充满信心。
2019年4月25日

民粹主义强人为何都对以色列情有独钟?

拉赫曼:一些国家的民族主义强人领袖对穆斯林的敌意远远超过对犹太人的敌意,这往往转化为对以色列的支持。
2019年4月8日

英国退欧是“欧洲病”的一部分

拉赫曼: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和波兰这六大欧洲国家内部全都面临着甚至在5年前还难以想象的严重分歧。
2019年3月27日

新的“两大阵营”世界正在形成

拉赫曼:柏林墙倒塌近30年后,美中间的较量正在重新塑造地缘政治分界线。但新的两极对立将是两派技术的对立。
2019年3月14日

文明型国家正在崛起

拉赫曼:西方思想的传播使民族国家成为政治组织的国际规范,而中印等国崛起可能创造新的模式,即文明型国家。
2019年3月6日

恐伊症与新的文明冲突

拉赫曼:非穆斯林世界的反伊斯兰情绪日趋激进,而在一些原本温和的穆斯林国家里,激进伊斯兰主义正在崛起。
2019年2月26日

纳粹“桂冠法学家”的作品再度流行

拉赫曼:几十年里,卡尔•施米特的思想曾被广泛认为是不可接受的,但近年世界各地对他的著作重新产生了兴趣。
2019年2月12日

欧盟为何强大?

拉赫曼:欧盟越来越像一个基于共同利益(而非价值观)的同盟,这也是欧盟27国在英国退欧谈判中保持团结的原因所在。
2019年2月11日

2019达沃斯论坛:英雄不再

拉赫曼:达沃斯是观察那些令富豪和权贵兴奋不已的想法和热点的最佳场所,但今年的论坛几乎没有什么明星国家或行业。
2019年1月30日

美国外交政策的核心:大国竞争

拉赫曼:首届达沃斯论坛以来,全球局势发生了巨大变化。美国重提“大国竞争”,将全球地缘政治带入不祥主题。
2019年1月23日

民粹主义的至暗时刻?

拉赫曼:传统政客需要拿出新的主张来回应民粹主义。民粹主义眼下虽遭遇了麻烦,但它的时候并未过去。
2019年1月21日

我的“先知”生涯

拉赫曼:专栏作家往往根据一些基本理念和直觉进行预测。我的基本理念和直觉是什么?我又如何借此作出预测?
2019年1月15日

中国的路线调整

拉赫曼:过去的一年,国内外形势的变化深深地威胁到了邓小平的遗产。这些遗产可能正被削弱而不是被发扬光大。
2018年12月27日

美中两国应该怎样结束对抗?

拉赫曼:美中对抗体现了美方两种思维:一是重置美中关系,二是阻止中国崛起。美中都需要就如何结束对抗进行更深刻思考。
2018年12月19日

政治金童马克龙神话的破灭

拉赫曼:“黄背心”抗议击碎了“马克龙神话”,现在看来,马克龙不仅难以拯救世界,甚至可能丢掉总统之位。
2018年12月12日

中美角力,日本何去何从?

拉赫曼:日本因历史原因至今与中国关系紧张,这使得日本在美中之间这场日益升级的较量中绝不是一个冷静客观的旁观者。
2018年12月7日

美中“休战”协议不会持久

拉赫曼:在美中竞争关系中,战略竞争或许比贸易竞争更严重。美中即使在G20峰会期间达成贸易休战,也不会持久。
2018年11月21日
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在英国《金融时报》主要负责撰写关于美国对外政策、欧盟事务、能源问题、经济全球化等方面的报道。他经常参与会议、学术和商业活动,并作为评论人活跃于电视及广播节目中。他曾担任《经济学人》亚洲版主编。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