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吉迪恩•拉赫曼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8年保持乐观的理由

拉赫曼:真正改变世界的事件总是政治专家们未曾预见到的。我认为,当前令他们担心的多数重大风险都不会发生。
2018年1月3日

民族主义的致命诱惑

拉赫曼:美国、中国、印度和欧洲纷纷围绕国歌爆发了争论,反映出民族主义者与国际主义者的意识形态斗争。
2017年12月28日

德国人的经济观没错

拉赫曼:意大利前总理蒙蒂喜欢说,欧元区问题部分在于“对德国人而言,经济学仍是道德哲学的一部分”。但实际上德国人没错。
2017年12月20日

再见,山姆大叔

拉赫曼:特朗普上台以来不断羞辱盟友。联盟网络是美国实力的基石。如果任由联盟解体,美国实力将随之崩塌。
2017年12月6日

德国政局动荡震动欧洲

拉赫曼:当前德国的政治危机跟全世界都息息相关。如果默克尔离任在即,整个欧洲一体化事业将重新陷入困境。
2017年11月22日

英国面临退欧谈判残酷现实

拉赫曼:英国正在滑向退欧灾难:没有可行的外交、经济或政治战略来确保成功退欧。最后可能英国和欧盟双输。
2017年11月20日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有哪些选择?

拉赫曼:朝核危机同样给中国带来巨大风险,这促使中国专家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对策,但每一种选择都有其风险。
2017年11月8日

西班牙危机不容忽视

拉赫曼:加泰罗尼亚争取独立表明,民族和主权等传统观念在欧洲仍具煽动性,而欧盟专家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
2017年11月1日

自信的中国挑战西方

拉赫曼:中国越来越自信,对西方的挑战也越来越公开。这种挑战发生在三个战线上:意识形态、经济和地缘政治。
2017年10月25日

特朗普时代有可能演变为一场持久性危机

拉赫曼:美国仍有空间容纳比特朗普主义更激进的主张。史蒂夫•班农式的民族主义有能力发展成一场比特朗普总统任期更持久的运动。
2017年10月11日

“德国例外论”的终结

拉赫曼:德国新选择党表现强劲,说明德国失去了对民粹主义的免疫力,看起来更像一个“普通”的西方国家了。
2017年9月27日

为何全世界都在黑索罗斯?

拉赫曼:索罗斯是民族主义时代的国际主义者。这位犹太人很容易被人认为是那种躲在幕后操纵一切的国际金融家。
2017年9月20日

特朗普与普京可能相互毁灭

拉赫曼:特朗普执政至今美俄关系非但没改善,反而处于冷战高峰期以来的最差时期,而“通俄门”也可能使特朗普倒台。
2017年9月13日

误判可能导致朝鲜半岛开战

拉赫曼:20世纪的重大战争多由灾难性的误判而引爆。如今特朗普和金正恩的不可预测性加大了双方误判的风险。
2017年9月6日

朝鲜危机接近最终摊牌

拉赫曼:来自平壤的挑衅越来越密集,某种最终的危机可能正在酝酿,但谁也不知道这场危机将走向谈判还是战争。
2017年9月4日

巴西:世界自由秩序危机的一个缩影

拉赫曼:随着经济陷入危机、社会不平等加剧、腐败丑闻全面爆发,巴西选民越来越愤世嫉俗,日益陷入严重分化。
2017年9月1日

班农离去,“班农主义”仍将延续

拉赫曼:贸易战、内战和世界战争,这些危险都不会因为班农的离开而消失,因为它们是经济、社会和国际紧张的产物。
2017年8月29日

美国已成为一个危险国家

拉赫曼:危险在于,美国内外的多重危机将会融合,诱使四面楚歌的特朗普试图利用国际冲突来摆脱国内困局。
2017年8月16日

马克龙如何与特朗普打交道?

拉赫曼:马克龙能够冒着国内政治风险邀请特朗普访问巴黎,这一事实为与特朗普打交道的艺术提供了一些洞见。
2017年7月18日

谁能领导世界?

战后历史上,全球领导地位之争从未如此激烈和充满不确定性。美国、中国和德国在风格上的鲜明对比,将定义G20峰会上的领导力竞赛。
2017年7月5日
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在英国《金融时报》主要负责撰写关于美国对外政策、欧盟事务、能源问题、经济全球化等方面的报道。他经常参与会议、学术和商业活动,并作为评论人活跃于电视及广播节目中。他曾担任《经济学人》亚洲版主编。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