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获得最佳的阅读体验?免费下载FT中文网iPad应用程序,全球财经精粹尽在掌握!
蒋洁敏与宋林是怎样诞生的?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蒋洁敏、宋林,一个个央企大佬下台。这些国企掌舵者成为幕后利益输送的最大推手,数目之巨大令人瞠目。
谁为低劣建筑买单?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奉化倒楼事件再次让中国建筑的脆弱暴露无遗。大规模的建造、拆除、再建造、再拆除,低劣的建筑质量成就GDP,却摧毁了财富和安全感。
2014年03月24日
平度事件暗示经济转型艰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山东平度悲惨的事件再次提醒人们,土地作为中国最大宗、差价最大的资产,在中国经济中起着怎样的重要作用。
2014年03月10日
公务员涨薪不是时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今年中国“两会”期间,又有人提议给公务员加薪。但我认为,在不具备前提的情况下提高公务员工资是不负责任的,是改革的倒退。
2014年02月26日
如何重建中国市场秩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刘汉案件显示中国市场经济彻底失序,在特殊关照下,刘汉等人如市场机体内的癌细胞,横行特定地区的各个行业。
2014年02月12日
重温广信破产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从地方政府的沉重负债,到影子银行放大债务杠杆;从密布的地下金融市场,到混乱的坏帐,市场四处弥漫着紧张情绪。1998年广东政府对金融危机的处理方式,仍适用于今天。
2014年01月27日
2014:中国无奇迹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经济奇迹将在2014年终结。这不是崩盘,而是回归正常。中国也许将经历十年左右的7.5%左右的经济增长。
2014年01月20日
2014年A股市场展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在2014年,我们会看到中小板与创业板的震荡,这是无可避免的阶段,正如主板无法避免国企的圈钱。
2014年01月06日
2014年中国房地产市场前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房价今年整体会微有上涨,一线城市范围从中心区域向周边卫星城拓展,更多的三四线城市的债务危机摇摇欲坠。
2013年12月23日
混合所有制不是新生事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从本质上来说,改制上市的国有企业都是混合所有制企业,而混合所有制并非法治市场的替身。
2013年12月16日
质疑优先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对于优先股大肆叫好让人匪夷所思,优先股是对大而不倒的公司输送廉价资金的新案例,也是扩大债务杠杆的新案例。
2013年12月09日
雾霾之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雾霾的严重程度前所未有。高能耗的经济发展模式、错误的能源激励机制和民众对环境的漠不关心,已经发展到毒害自身的地步。
2013年11月25日
温州金改的遗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温州正面对艰深金融改革难以到位的窘境,最新通过的民间融资管理法规令人意识到,即使是中国市场经济的圣地,也饱受金融无效之苦。
2013年11月12日
三大制约决定“中性改革”路径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任何改革都会有掣肘,再重要的改革议程也不可能自外于本土的现实环境,好的改革是在现实土壤中寻找最优方案。
2013年11月04日
建立信用与法治才是正道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只有中国的市场化改革走上信用与法治的轨道,才不会出现市场化被审批制度逼退的情况。现在是中国建立底线游戏规则的最佳时机。
2013年10月28日
吴英资产应该归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吴英被扣押的财产若已升值,升值部分应归谁所有?债权人能否得到足额清偿?注意公平细节的人,可密切关注这些人、这些事。
2013年10月21日
愚蠢的暴利指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缺乏经济学常识的指责遍地都是,如以土地价格与建安成本指责房价过高,以中外人均收入指责中国消费品价格过高,受波及的包括眼镜、牛仔裤,现在是星巴克。
2013年10月08日
大集权下的大改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即将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将成为投向市场的最大一颗石子。强大的中央权力与改革决心结合的好处,是如果改革方向正确将事半功倍,但如果方向失误,风险将不可逆。
2013年09月23日
不要怪别人误会以房养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以房养老在国外属于常规的市场养老手段,不料在中国国内却掀起轩然大波,这说明,互信已经成为基本的难题。
2013年08月27日
中国政府为地方债埋单?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暂时以大量的新债稀释旧债,中国的地方债危机恐怕十年内都不会整体崩溃。但明智的人,仍会对高涨的债务洪水忧心忡忡。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关于《市场的边界》
叶檀,经济领域的市场派,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从2000年左右走出书斋,到报社撰写经济类评论,迄今为止已在报刊杂志发表大量文章,偶尔在电视台财经频道客串点评经济新闻,也出版过历史方面的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