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英之后还有吴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吴英事件余波未了,在她的家乡东阳,又发生了一起民间集资事件,规模更大。为什么当地人仍将资金不断投入高利贷?
如何破解楼市刚需难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楼市的首批投资者已赚足收益离场,只剩下对价格敏感的低收入群体。政府应考虑建立住房银行,以满足这一“刚需群体”的低息贷款需求。
2014年10月13日
院士被抓说明了什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的腐败居然到达科学家层面,很多人无法接受,但科学家并非生活在真空中,除了专业素养,人性与制度环境与普通人一样。
2014年09月22日
官员应该退出商学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商学院属于教育中的奢侈品,中国各级政府官员应该退出这个领域。但清除商学院存在的权钱色交易,并不等于清除商学院。
2014年09月09日
莫让中国社会因教育差异割裂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中高收入家庭青睐将子女送往海外留学,而低收入者的子女只能接受国内应试教育,两种教育方式与理念的差异,将在未来发生激烈碰撞。
2014年08月25日
从吴英案看地方政府信用失灵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对地方政府和执法机构的信用质疑,成了吴英案最新的争议焦点。法治信用缺失,造成的结果将是高昂的社会运转成本和低下的经济运转效率。
2014年08月13日
不要抓光“股市啄木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以侵害商誉为名,打击有关公司的负面新闻、严查做空者,在中国股市有蔚然成风之势,但剥夺质疑者的生存空间,并不会提升市场信誉。
2014年08月01日
民用空中走廊不应轻易“瘫痪”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民航延误率在全球居高不下,与豪华的机场建设完全不相称。无论是因为天气还是演习,航班大面积延误都并非正常市场经济应有现象。
2014年07月29日
放弃房地产的“政策市”幻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经历十年的屡调屡涨后,中国房地产市场决策者应承认,不断出台的地产政策除了彰显权威、呼应民意外,仅能加剧市场上升趋势中的短期震荡。
2014年06月23日
建立反腐的法治根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在反腐这枚硬币的背后,中国建立一套法治体制是当务之急。如果为反腐而反腐,没有制度保障,新一轮权贵就会迅速占据旧权贵留出的空隙。
2014年06月09日
吴英案远未结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吴英案一再掀起波澜,因民众关注司法底线能否守住。此次吴英资产处置则是一次检验政府诚信和法治尊严的机会。
2014年05月26日
刘汉昭示的丛林法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刘汉被一审判处死刑,令人联想到更血淋淋的袁宝璟案件。袁宝璟之死与刘汉有关,而这两人是中国商业丛林社会中的代表人物。
2014年05月12日
中国经济改革顶层设计三大核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进入经济改革顶层设计阶段,但改革能否成功,取决于改革核心要件是否具备,改革核心制度能否打下坚实的基础。
2014年05月05日
中国楼市与股市不能大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楼市处于敏感期,如果出现断崖式下跌,将使中国失去改革的空间。对于一直不给力的中国股市,惟一的办法是不断改革。
2014年04月22日
蒋洁敏与宋林是怎样诞生的?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蒋洁敏、宋林,一个个央企大佬下台。这些国企掌舵者成为幕后利益输送的最大推手,数目之巨大令人瞠目。
2014年04月08日
谁为低劣建筑买单?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奉化倒楼事件再次让中国建筑的脆弱暴露无遗。大规模的建造、拆除、再建造、再拆除,低劣的建筑质量成就GDP,却摧毁了财富和安全感。
2014年03月24日
平度事件暗示经济转型艰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山东平度悲惨的事件再次提醒人们,土地作为中国最大宗、差价最大的资产,在中国经济中起着怎样的重要作用。
2014年03月10日
公务员涨薪不是时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今年中国“两会”期间,又有人提议给公务员加薪。但我认为,在不具备前提的情况下提高公务员工资是不负责任的,是改革的倒退。
2014年02月26日
如何重建中国市场秩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刘汉案件显示中国市场经济彻底失序,在特殊关照下,刘汉等人如市场机体内的癌细胞,横行特定地区的各个行业。
2014年02月12日
重温广信破产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从地方政府的沉重负债,到影子银行放大债务杠杆;从密布的地下金融市场,到混乱的坏帐,市场四处弥漫着紧张情绪。1998年广东政府对金融危机的处理方式,仍适用于今天。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关于《市场的边界》
叶檀,经济领域的市场派,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从2000年左右走出书斋,到报社撰写经济类评论,迄今为止已在报刊杂志发表大量文章,偶尔在电视台财经频道客串点评经济新闻,也出版过历史方面的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