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解读》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必要时可对朝鲜半岛施压

中国亚非发展交流协会理事曹辛:如果金正恩走得过了,美韩就可能有借口对朝鲜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使局势变得无法控制。因此,中国当前需要同时给半岛南北双方施加压力。
2016年3月11日

勿堵塞“阶层塑化”之路

陶短房:北京超越纽约成为全球“10亿美元富豪之都”,发自肺腑感到高兴的恐怕只有利益攸关的极少数人。在中国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之际,对贫富分化加剧可能造成的社会冲击,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并积极予以应对,最需要警惕的是切勿继续堵塞“阶层塑化”之路。
2016年2月26日

“小区拆墙恐惧”考问中国城市文明

FT中文网公共政策主编刘波:当前中国最需要的不是心态开放、能接受政府随意“拆墙破院”的民众,而是心态开放的政府,以尊重市场规律、城市规划原理而不是“拍脑袋”方式决策。
2016年2月23日

朝鲜氢弹试验传递的三条信息

中国亚非发展交流协会理事曹辛:朝鲜氢弹试验声明表明,它以美国“敌视朝鲜”为幌子发展核武,对中国持既顾忌又不满的态度,并准备在核武之路上一条道走到黑。
2016年1月6日

中德特殊关系能走多远?

FT中文网公共政策评论员刘波:欧洲大力发展对华关系并不意味着弱化对美关系,而是要强调自身价值,获得巩固对美关系的筹码,并将自身树立为世界的重要一极。
2015年10月29日

让外企担忧的“中国梦”

FT中文网公共政策编辑霍默静:对汇聚天津参加夏季达沃斯的全球商界精英而言,“中国梦”已是颇为尴尬的名词,中国曾是他们获取财富的梦想之地,但如今中国的反垄断运动却令他们“梦醒”。
2014年9月10日

好的城市规划是公众参与出来的

FT中文网公共政策编辑霍默静:这是一个有趣的状态——印度用从中国学来的参与式管理实现着官员民主思维的转变,而中国讨论“人的城镇化”规划的决策时还未引入公共参与。
2014年4月11日

投票混合所有制:等等看

FT中文网公共政策编辑霍默静:每个中国民营企业家心中都有一种“混合所有制”,但他们对这一垄断国企的改革方案均持观望态度,这种默契未必是中国改革者所期待的。
2014年4月10日

党政一体下的中国“两会”

FT中文网言论编辑霍默静:中共十八大之后,中国权力结构发生显著调整,政府权力向执政党收归。今年“两会”,无疑会因此带上更强的“党性”。
2014年3月3日

中国对南海问题“双轨思路”显现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薛力:周末公布的中国南海仲裁案立场文件显示,在应对南海争端国际化上,中国立场已调整为,以有限可控的地区化来防范无限不可控的全球化。
2014年12月8日

政法委不作为“是对法治最大帮助”

以依法治国为主题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落幕,引发各界对改革政法委系统的期待。苏州大学法学教授周永坤认为,如政法委继续存在,司法独立就很难实现。
2014年10月23日

达沃斯上的“底线”讨论

FT中文网编辑霍默静:中国宣传部门高官鲁炜亮相达沃斯,与外国嘉宾同席讨论,可谓开放透明的积极信号。他也借这一国际场合,再度强调中国互联网管理的“底线”。
2014年9月12日

UC对阿里的价值

互联网产业观察人士王冠雄:在马云建设“移动的电商帝国”之际,UC能为阿里巴巴带来极度宝贵的移动流量,也能让阿里巴巴在移动搜索领域挑战百度和腾讯。
2014年6月11日

对中国信心的“倒挂”

FT中文网公共政策编辑霍默静:在今年博鳌论坛首日有关中国创新能力的讨论中,中国学者、企业家及官员普遍对创新环境忧心忡忡,与此相对,外籍嘉宾的态度却乐观得多。
2014年4月9日

即将到来的美中冲突?

北京改革和发展研究会理事邓聿文:近日美中关系火药味十足。美方处处围堵中国,是为奥巴马出访亚洲盟国造势,还是反映出它更深层更长远的外交战略选择?
2014年4月9日

不应止于默哀

FT中文网言论编辑霍默静:中国官方舆论长期对民族问题讳莫如深,媒体集体失语,以致中国公众对新疆问题无从了解。除了谴责和默哀,“两会”还能为昆明做些什么?
2014年3月4日

“媒体监督”的黑色喜剧

FT中文网公共政策编辑刘波:媒体监督食品安全,不仅正当而且必需,但这种监督应当是客观、公正和专业的。避免媒体这一公共资源的公器私用,也攸关公共利益。
2013年5月7日

税收立法应收归人大

FT中文网公共政策编辑刘波:“国五条”再度引发到底何人拥有中国征税立法权的讨论。中国亟需告别“人大授权”这类过渡性机制,以法律确定税收主体的权利义务。
2013年3月8日

“收入倍增”首先需要扩张民权

FT中文网公共政策编辑刘波:缓解持续拉大的收入和财富差距,最主要的是要打破那些目前仍在损害个人自由、抑制竞争的制度,保障、伸张和扩大基本民权。
2013年3月6日

空泛的“大部制改革”是舍本逐末

FT中文网公共政策编辑刘波:政府体制改革的“本”在于改变传统的政府职能,增强公民社会对政府的监督,而至于采取“大部制”还是别的方式,只是“末”而已。
2013年2月26日
12345678910››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