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年腊月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他们每次做坏事都会打出马克思的旗号,但没有几个人认真读过西方祖宗的书。可在权力笼罩一切的国度,再荒诞的指令,都有人假装服从。
困窘中的修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毛式法西斯施虐的年代,启功的“革命书写”,实乃不得不之行为。启功在口述自传里曾回忆,文革中抄大字报是他“书法水平长进最快时期”。
2015年01月15日
扫厕所、写检查与挖思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能让知识分子斯文扫地的最有效办法,恐怕就是文革造反派们发明的“扫厕所”。与厕所为伍,受人尊敬的一变成为弯腰逐臭者,人生沉入谷底。
2015年01月08日
挣扎在革命漩涡中的卑贱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以军事化方式组织的革命集体,除了休息,人们整天都泡在一起,既相互监视,又相互合作,一本正经的革命逐渐蜕变为无聊的游戏。
2014年12月25日
启功与毛泽东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避讳在中华大地是一门幽深的学问,言说和书写都有各种不得不遵守的忌讳。事实上,对皇帝的避讳一直延续到当代中国。
2014年12月18日
甲午年年末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年度汉字之一为抓,周永康终被擒拿归案,举报周老虎的浦志强律师也身陷囹圄。当局通过“反腐”及“反反腐”,垄断反腐权,民间反腐至此休矣。
2014年12月12日
胡适的发蒙读物为何难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当今持有本科或研究生文凭的文化人,为何就不懂一套儿童识字百科?若细究起来,一个甲子以来的文化断层,恐是构成阅读障碍的最重要因素。
2014年12月04日
再说《新华字典》对文化传统的阉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看到台湾三民书局出版的《学典》,对比《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内心更为悲哀。把汉语强行分成古代和现代二部分,本身就是奇迹。
2014年11月28日
性、通奸及爱情神话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官方高调使用“通奸”一词,看似对官员的性道德要求高于百姓,实属高举轻打,淡化了性腐败的危害,给权力与性的交换涂上了一层浪漫光泽。
2014年11月20日
死去的故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设施农业将田野变成了巨大的车间,他们使用本地人祖先留下的土地,生产最能赚钱的东西。被驱逐出土地的人们各自寻找生路,乡村正在消失。
2014年10月30日
甲午年暮秋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偏见疾走,正见彷徨。相信你不相信的东西,这是1984国的处世准则。跳蚤们蹦跶不已,正是公义显现先兆。我们应该有信心数到最后一只现形。
2014年10月23日
媚语时代的喜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明白人看来,一浪高过一浪的称颂大典,魔幻诡异,一切如在演戏。但中国的事情就是如此:入戏的人多如蚁群,演着演着便成了活生生的现实。
2014年10月16日
你其实没法生气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个个公共空间相继失去了秩序和宁静,悲哀的是,好声气的人在恶声恶气面前,往往感觉自己并无理直气壮的批评权利。
2014年10月09日
刘铁男的自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刘铁男忏悔书的文本意义在于揭露党国一体政治构架下可怕的人身依附怪相:没有对纳税人负责的公务员,只有为“组织”效命的“党员干部”。
2014年09月25日
被囚禁的上帝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新华字典》对基督教和天主教的表述态度起始便不善,透露出无神论者以真理垄断者自居的蛮横,最终导致社会丧失灵性,丛林法则盛行。
2014年09月18日
水和水井的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村里老井相继被垃圾填塞,从此不复有井。如今,吃水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所喝,究竟来自地下还是地上。井水的滋味,喝过的人一辈子也忘不了。
2014年09月11日
铅字岁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1980年代,存在一个严格的文学传播等级:从复写、油印到报纸杂志书籍。而参加各类征文,是寻求发表的一条途径。
2014年09月04日
八十年那些有关书的事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彼时,港台出版物阅览室只对政治可靠的教师和研究生开放。复印是当时最赚钱的生意之一,有关系的将禁书带出,雇人复印若干,便能大赚钱。
2014年08月28日
信来信往的旧时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读信是一个人最愉悦的时刻。握着写有“内详”、盖有邮戳的宝贝,独自躺在床上,急切扫视一遍,再逐字品味,于想象中完成与伊人的交流。
2014年08月21日
“新常态”效忠修辞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当代中国诞生了一种新式语言,集假话大话空话于一身并通行官媒官场的中共官话。有关周案的表态宣誓里,有人性和尊严的修辞早已不存在。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关于《剃刀边缘》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媒体人,社会观察家。曾倡导新散文革命,著有《世纪末的流浪》(与张力奋合作)《蜜蜂的午后》《正午的秘密》,最新出版专栏合集《在和风中假寐》。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