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异度拯救》:一部否定霍金外星人预言的小说(上)

老愚:仿佛是为了回应霍金,夏邦创作了科幻小说《异度拯救》,断定在人类这个尺度的宇宙上,仅有地球生命文明。
5天前

老丑定律及其例外

老愚:44岁之后,我这枚下山途中的太阳顿觉天地为之一老,满目皆沧桑人事,说话造句喜欢以“我们那时候”领起。
2018年4月12日

他们身后只留下了一堆形容词

老愚:墓志铭一般需有志有铭,即使无志有铭,也得有个性,如今流行于西府的勒石文字,则徒剩一堆枯燥颂词而已。
2018年3月29日

上学(三)

老愚:高中是我迈过的人生第一道坎。那是从地狱爬到洞口,依稀看见曙光,为跃入光明世界而作的最后一跳。
2018年3月22日

上学(二)

老愚:老师讲的跟人本身、跟生活毫不相干。他们不教 “天”、“地”、“人”、“爱”这些我很想知道的汉字。
2018年3月15日

上学(一)

老愚:母亲在书包里放了一块橡皮、一枝铅笔、一个小本子。又往我口袋里塞了一方小手绢。我背起布头做的小书包。
2018年3月8日

我就是那个不怎么好看的老愚

老愚:初次自拍时,我也是被那张图像惊吓到:这是我吗?这真的是我吗?无论如何,这不是我所喜欢的自己。
2018年3月1日

借钱不借钱?

老愚:借钱该向何人张嘴?父母、情人、兄弟姐妹。熟人朋友之间只隔了一个停顿,后面是各类情态丰富的语气词。
2018年2月22日

在回乡的飞机上

老愚:返乡前的一夜,很难睡个安稳觉,只是被一种难以名状的思绪左右着,处于浅睡眠状态,要让自己时刻清醒。
2018年2月15日

憨相为何能赢天下?

老愚:官场上混的人,大都有一副憨相,平时在众人面前故作傻乎乎状,令人产生亲切感、人情味,有此人可欺之错觉。
2018年2月8日

请人打赏会丢掉气节吗?

老愚:开通打赏功能不久,一读者建议我立即删去打赏二维码,因为“会让人觉得老愚没有气节”。我不禁乐喷了。
2018年2月1日

作恶的蝴蝶效应

老愚:直言是一种生物本能,我并非是以说真话的姿态来博取功名。说真话可不是一桩好生意,其风险与日俱增。
2018年1月25日

苦难鸡汤与穷人的道德

老愚:他们善于从受苦受难的人身上挖掘励志力量,赋予苦难以正面价值,无数人间苦难都被做成了感动中国的故事。
2018年1月18日

我知道饥饿是什么颜色

老愚:我小时对饥饿二字的体会,可说是没齿难忘。因为吃不饱而饥,又因为肚里食物很快消化完而感觉到锥心般的饿。
2018年1月11日

爱国者是如何生产出来的?

老愚:对立或对抗式的比较叙事,在满足民族自信的政治目的的同时,也掐灭了孩子心中对文明共同体的天真渴盼。
2018年1月4日

我的年度汉字:乱

老愚:社会生态系统本身具备自我调理机能,一旦置于强力意志之下,无休止地刈割,剩下的便是一具失去活力的僵尸。
2017年12月22日

火、光、金句、死结

老愚:在老家关中农村,土炕是隆冬季节家庭的中心。据说老家官员预备挨家挨户拆炕,我不禁有点儿怀念土炕了。
2017年12月14日

比“二”时代的生存困境

老愚:“二时代”的特征就是装傻充楞,自动降低智商,匍匐在地,身段低得不能再低,做一些令人发笑的事情。
2017年12月7日

“最硬的招”

老愚:在官员们心里,权力通天,权力万能,管天地之间的一切。他们视法律为制人之私仆,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2017年12月1日

小雪日造句

老愚:庆幸的是,插科打诨尚未得到严格禁绝,仿造句成为一种新式评论方式,因为民众所乐于接受而变为某种随喜。
2017年11月23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媒体人,社会观察家。曾倡导新散文革命,著有《世纪末的流浪》(与张力奋合作)《蜜蜂的午后》《正午的秘密》,最新出版专栏合集《在和风中假寐》。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