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纷乱的时刻

老愚:这个夏天的世界局势,无论如何都称得上是“乱世纪”。数日并出,烈焰熏天,仿佛要熔化大地万物。
2019年8月8日

蟑螂的记忆

老愚:二十年前,寄居在京郊时,我家曾深受蟑螂困扰。那些密匝匝的家伙,白天隐匿不见,一到夜里即粉墨登场。
2019年8月2日

夏日意念

老愚:夏天苦而涩,你可以尝试把苦瓜黄连钡餐的滋味混合在一起,或许可以高还原度地体会那种难言的苦涩。
2019年7月26日

血性

老愚:在潜意识里,我们极希望有人替自己完成这道考题。因为我们懦弱而冷漠。而我生命中的血性自小就被去势了。
2019年7月18日

七月的心思

老愚:日子跳跃着到了盛夏,一年里最让人不安的季节。世界表面上还是从前的那个世界,可你知道的一切都在急速改变。
2019年7月11日

谁能生出一个“中国宝宝”?

老愚:无奈打开电视,我以为钻进自然频道就可以逃出那无处不在的政治麻醉,不意却陷入了频度极高的爱国广告的泥沼。
2019年7月4日

江南的两只肥蚊子

老愚:炎夏煎熬是无可避免的,无非是水分的多寡不同罢了,这边的蚊子因干燥而略显温柔,仿佛不如那边的阴毒。
2019年6月27日

热天杂记

老愚:天已经热得不能再热了,院子里闪烁着来自光膀子的皮肤的亮光。疾跑的是外卖小哥,身体晃荡,神情漠然。
2019年5月31日

樱桃红了,“英雄儿女”来了

老愚:开春到初夏,各种花儿次第开放。嗅过了,照过了,现在是摘果子的时候了。几十棵樱桃树的果子最先红了。
2019年5月24日

亲人与故园

老愚:逝去的亲人,在昨夜的梦里又相见了。每隔一段光阴,这样的梦就会重现。我知道,你们是以这样的方式让我记住。
2019年5月16日

假日表情:被制造的中国生活方式

老愚:几天之内,有限的景点需要容纳无限的游客,本身就是一道无解方程式。人挤在一起,风景降格为无足轻重的背景。
2019年5月9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五)

老愚:寄身那座没有颜色的呆板建筑物,我几乎产生强烈的窒息感。对于一个不甘于消融其中的人而言,每秒都难以忍受。
2019年4月25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四)

老愚:车子沿大道前行。沿途经过东单、东四、雍和宫等核心地带。相较于上海,首都还是一个低密度的空间。
2019年4月18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三)

老愚:平生第一回进京,不是作为走马看花的游客,而是以常驻其间的一员的身份,这让我对北京抱有复杂的态度。
2019年4月11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二)

老愚:指导员对我说:以你的成绩和表现,能去北京已是最好选择。我瞬间体会到柳永“竟无语凝噎”一句的意境。
2019年3月28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一)

老愚:1985年7月,上海北站。送行人的身影渐渐模糊,高楼迅速后退,仿佛正在为我让开一条大路。这是通往北京的路。
2019年3月21日

惊蛰日造句

老愚:人在春天,也当有合适的姿态。人生不可重复,这个春风拂面的春天,便是唯一的,当专注体味、从容度过。
2019年3月8日

昔日的时光

老愚:河水翻滚着往东边奔去。在艰难岁月里,它是一股唤醒少年生命的力量,青春激荡,我应该像一条大河一样奔涌。
2019年2月28日

雨水后的造句

老愚:时间凝滞的国度,荧屏上堆满了张艺谋式的光色,千树万树梨花开,大珠小珠落玉盘,红绸翻滚,笑靥腻人。
2019年2月21日

飞雪天的科幻奇境

老愚:他一句接一句,从降雪谈到故乡,谈到梦一般的未来……他就想找个人分享自己对于春雪以及幸福的领悟。
2019年2月14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