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学时代(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唤醒强烈自我意识的,是1980年《中国青年》发起的“人生观大讨论”,由《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雷锋等英雄人物确立的“革命理想”坍塌了。
一个历史灰烬中微小的“胜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徐纯合,一位卑微者的惨死,看似引发了对信访制度、穷人救助及警察开枪权滥用等问题的探讨,但只要不改变维稳的执政理念,徐纯合事件就还将持续发生。
2015年05月07日
我的中学时代(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语文数学之外,排队,唱歌,做操,念大批判稿,几乎是最重要的课程。“学工学农学解放军”,约从四年级起,便放下书本,名正言顺放弃了学习。
2015年04月30日
乙未年初夏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大V“作业本”道歉事件,标志着网络志愿军告捷。以集团军作战方式,主动攻击非议官方意识形态的人,令其或沉默或缴械,网络红卫兵正在兴起。
2015年04月23日
中国文学的腐败福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T“诗人”的作为绝非个案,他的成功说明:在一个整体性腐败的社会,文学可以蜕变到何种无耻的程度。此事还表明了文学在权力面前的地位。
2015年04月10日
毕福剑的罪与罚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毕福剑事件验证了中国当下的政治生存状况:没有对私人信仰的保护,要求无条件服从主流意识形态,造就的是人格分裂的普遍现实。
2015年04月02日
令人恐惧的一把手的恐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事发之前,他们往往窃喜于一己高智商,视自己为社会制度的赢家,他们高估了能力和关系,低估了聚集的风险,系统性风险让他们措手不及。
2015年03月12日
中国历史课本中的历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显而易见的是,他们一直在无休止地赞美苦难,几十年如一日地褒奖苦难承受者。“多难兴邦”论作为“享受苦难”的革命修辞,发挥着舆论核弹的作用。
2015年02月26日
乙未年开春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兄弟们坐在一起,却难启话头。混得好的,拉你打牌,陪打的任其放肆,仿佛于此达成了微妙的平衡。吃饭,打牌,都在回避“交流”。
2015年02月12日
《历史》课本里的太平天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历史在编纂者手里,变成任人驱使的奴婢。以论代史式的叙述,让丰富的历史降格为干瘪的论证材料,全部历史只是为了等待真理神并为其做注脚。
2015年01月30日
甲午年腊月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他们每次做坏事都会打出马克思的旗号,但没有几个人认真读过西方祖宗的书。可在权力笼罩一切的国度,再荒诞的指令,都有人假装服从。
2015年01月22日
困窘中的修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毛式法西斯施虐的年代,启功的“革命书写”,实乃不得不之行为。启功在口述自传里曾回忆,文革中抄大字报是他“书法水平长进最快时期”。
2015年01月15日
扫厕所、写检查与挖思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能让知识分子斯文扫地的最有效办法,恐怕就是文革造反派们发明的“扫厕所”。与厕所为伍,受人尊敬的一变成为弯腰逐臭者,人生沉入谷底。
2015年01月08日
挣扎在革命漩涡中的卑贱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以军事化方式组织的革命集体,除了休息,人们整天都泡在一起,既相互监视,又相互合作,一本正经的革命逐渐蜕变为无聊的游戏。
2014年12月25日
启功与毛泽东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避讳在中华大地是一门幽深的学问,言说和书写都有各种不得不遵守的忌讳。事实上,对皇帝的避讳一直延续到当代中国。
2014年12月18日
甲午年年末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年度汉字之一为抓,周永康终被擒拿归案,举报周老虎的浦志强律师也身陷囹圄。当局通过“反腐”及“反反腐”,垄断反腐权,民间反腐至此休矣。
2014年12月12日
胡适的发蒙读物为何难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当今持有本科或研究生文凭的文化人,为何就不懂一套儿童识字百科?若细究起来,一个甲子以来的文化断层,恐是构成阅读障碍的最重要因素。
2014年12月04日
再说《新华字典》对文化传统的阉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看到台湾三民书局出版的《学典》,对比《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内心更为悲哀。把汉语强行分成古代和现代二部分,本身就是奇迹。
2014年11月28日
性、通奸及爱情神话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官方高调使用“通奸”一词,看似对官员的性道德要求高于百姓,实属高举轻打,淡化了性腐败的危害,给权力与性的交换涂上了一层浪漫光泽。
2014年11月20日
死去的故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设施农业将田野变成了巨大的车间,他们使用本地人祖先留下的土地,生产最能赚钱的东西。被驱逐出土地的人们各自寻找生路,乡村正在消失。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关于《剃刀边缘》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媒体人,社会观察家。曾倡导新散文革命,著有《世纪末的流浪》(与张力奋合作)《蜜蜂的午后》《正午的秘密》,最新出版专栏合集《在和风中假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