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立冬前的造句

老愚:我依稀能辨认出那些死去及活着的乡人,他们平日躲在记忆深处,一有机会便倾巢而出,让我重温乡愁。
2016年11月3日

霜降后的造句

老愚:人们把那些违背常识和人性的行为称作“二”,但在一个是非颠倒的国家里,故作“二”的人其实非常精明。
2016年10月27日

白露前的造句

老愚:云雾乃自然物,即使浓雾蔽日,伸手不见五指,心情也是愉快的。霾是人类制造的毒气,任何时候都不会让人高兴。
2016年10月20日

十月的造句

老愚:依照中国传统,取名是件大事,须严肃慎重为之。过去的名字,总是庄重的,即使俗,也俗得符合人之常情。
2016年10月13日

在深秋的大地上造句

老愚:死亡并不会因为你的回避而放慢脚步,与其在忙忙碌碌的躲避中死去,不如仔细生活,从容告别人世。
2016年9月29日

赵半狄的“萧邦”派对:中国“文化贵族”的新生活

老愚:这场艺术秀关注的是人的精神需求,赵半狄企图凭借匹夫之力,向迷醉在欲望熔浆里的中国人吹去一缕清新的风。
2016年9月23日

白露后的造句

老愚:我喜欢读书,但并不欣赏沉溺于书的海洋之中的人,因为书让他们成为愚蠢的家伙,沉溺于自己的天真里难以自拔。
2016年9月9日

六铺炕的艰苦岁月(上)

老愚:我在夏热冬冷的铁皮屋里度过了八年时光。住在单位,万事从简,逍遥自在,不方便的是吃喝拉撒睡。
2016年9月1日

秋天的造句

老愚:不同阶层男女通婚,若是女上男下,人们常以“癞蛤蟆吃天鹅肉”之语讥讽男方,这是男权社会的通用视角。
2016年8月18日

八十年代的理发师

老愚:如今,再也别想有人会恭恭敬敬执一面镜子在你身后,腰微弯,左照,右照,让你看见自己脑袋后面的形状。
2016年8月11日

盛夏乱弹录

老愚:在乡村生活过的人,不难理解“暮色”的意义。一天将尽,黑暗君临万物,人们在短暂的活动后沉入梦乡。
2016年8月4日

三伏天的造句

老愚:雨水泛滥,蚊虫肆虐,生活在蒸笼般的天地间。这就是暑天的面目,不论你喜不喜欢,都得先捱过去再说。
2016年7月29日

我们共同的人生难题:如何度过此生?

老愚:年岁增长,它让我感知衰老的同时,也带给我前所未有的镇静与从容:从云端徐徐落下,俯瞰自我及万物。
2016年7月21日

暑天谈暑

老愚:进入暑天,人的火气骤然蹿升,激怒人同时,往往伤及自身。谈起暑,少有人能说明白,“不就是热吗?”
2016年7月8日

毕业时

老愚:六月的校园不时会响起“长亭外古道边”的曲调。毕业分配会上,当指导员宣布我去国家农垦局时,心瞬间沉入地狱。
2016年7月1日

旅行的意境

老愚:只有谦卑地行走在大地上,一个人才会明白自己的本性:一次旅行往往会剔除不易察觉的懦弱,长出前所未有的自信。
2016年6月23日

再说故乡的麦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关中人以能吃上麦面为荣。麦子当然有骄傲的理由,因为它是土地的主人,从深秋一直长到来年夏天,足足在地里盘踞了九个来月。
2016年6月2日

麦子的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农人期盼风调雨顺,麦穗饱满,玉米棒子硕大,年年有一个好收成。我从记事起,就知道粮食的重要——吃不饱饭的人,大都有一张愁苦的脸。
2016年5月26日

我所接受的大学教育(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有一件事颇有意思,选“巴金研究”,其实是想借此见作家一面。其时,“讲真话”的巴金正赢得万人敬仰,授课教师也以此诱惑我们。
2016年5月6日

我所接受的大学教育(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跨入复旦大学校门时,我以为自此进入了美和诗的乐园,生命将呈现出自由可爱的模样。不曾料想,戴上校徽的同时,就被强行戴上了紧箍咒。
2016年4月28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4567891011121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