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李四光传:一个标准文革语文标本(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这本书呈现着那个时代特有的革命逻辑。她们自觉地把亲人当作一个政治符号叙述,人的存在仅是为证明社会主义的优越和毛泽东思想的伟大。
2015年7月16日

故乡只在童年那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故乡的人事,在心里转动、发酵。我的书写,感情与理性处于持续的平衡过程之中,爱与憎的微妙转换,在不同时段的文字里留下了明显的痕迹。
2016年1月7日

《多湾》里的革命图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饥饿,斗争,灾难,焦虑……《多湾》描绘的就是这么一幅中国人的精神状态。因为作者内心藏有一座古典生命乐园的记忆,她所写的无不带有“失乐园”的特征。
2015年12月31日

腐烂的日记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他每天悄悄在本子上写字,写毕即锁在从部队带回来的皮箱里。无人知道他写些什么,他去世后,儿子才敢打开那口锈迹斑斑的皮箱。
2015年12月24日

雾霾中的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教育官僚与乖巧政客的精心勾兑,将推行工具化教育当局的心思泄露无遗。教授早就不是以前的教授了,新事件更让人彻底断了对教育的念想。
2015年12月10日

大雪前的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夜大风之后,霾散天蓝。环保局不如来自西伯利亚的风管用,但别指望他们会在大自然面前认输,他们更不可能有一丝愧对纳税人的不安。
2015年12月3日

小时候的游戏和娱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渭北台地的孩子,在拔草、帮大人干活外,就是玩耍。现在想想,能耍的东西,也就那么几样——乒乓球、泥巴、铁环、弹弓、连环画……
2015年11月26日

纪念一个天真的老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世间还有一种天真的人,以为统治者会遵照自己的承诺,倾听人民的呼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故乡就有这样一位可爱的进谏者。
2015年11月19日

立冬后的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从宣布调查、审判到入狱服刑,官员一直得到特别照顾,级别与待遇成正比,与民众犯罪分别明显,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成为一句空话。
2015年11月13日

暮色四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夜里,没什么可去的地方。课本上的东西干燥无味,革命,斗争,共产主义,少年懒得去想它。偶尔得到一本没皮没面的禁书,他的节日就来了。
2015年11月5日

霜降前的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四歹徒破费20万元,装修了一间假审讯室,他们假扮检察官,通过讯问敲诈官员获利40万元。此非高级编剧所为,实乃活生生人间奇闻。
2015年10月22日

冬天的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有了雪,贫瘠的乡村透出几分诗意,一切都美了,亲切了,危险暂时退出了生活。踩在雪地里,孩子们都莫名地兴奋,每一脚都有新的感受。
2015年10月15日

寒露前夕的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纵观广西柳城大爆炸事件,称其为无政府主义的标本似不为过。它炸出一个丛林社会的真实图景。在这个事件中,政府几乎完全不作为。
2015年10月8日

关于故乡的几个关键词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那些鸟雀栖息的松树不见了,我曾伫立其下,仰望树梢撑开的天空,渴望有一粒松果落入嘴中。
2015年9月24日

阅兵前的情绪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夏去秋来,中国人的情绪正在发生某种遽变。目睹国家机器不受制约地极速膨胀,肆意侵犯个人私域,人们愤怒、焦虑、惶惑不安。
2015年8月28日

乙未年秋天的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这个国家,谎言大都以真理的面目扎根,而真相被迫以谣言的方式传播。毫无疑问,惧怕“谣言”并打击“谣言”的,就是真相的敌人,也是民众的敌人。
2015年8月20日

怎么才能做一个合格的中共党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这个党领导一切的体制下,不入党,你将不会有光明的前途;入了党,就将变成另一个人。
2015年8月14日

乙未年立秋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个强迫人民爱国家的政权,不过是将自己的统治等同于天授治权,将对政权的效忠与否偷换为对祖土的爱憎,其实要的是无条件顺从。
2015年8月7日

李四光传:一个标准文革语文标本(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本书是那个极权时代的写照。高度政治化,类似于一份汇报书。现在看来,却几乎成了人性异化的自供状。渴望了解那个年代的人,不妨读一读。
2015年7月30日

李四光传:一个标准文革语文标本(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学术之争极其正常,若以民族主义情绪视之,则无异于设立了“对立面”,将他人置于压迫方,凸显自己的无奈,其抗争也就有了合法性。
2015年7月23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56789101112131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