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宣言和梦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八十年代,“一无所有”的中国年轻人真心渴望改革,愿将热情和力量奉献给自己的国家。那时改革这个词本身就是召唤,给人前行的勇气。
2016年3月17日

我的生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是一个空洞的概念,我极少有机会使用“爸爸”这个称呼。发这个音很不自然,有时要想一想,才能顺畅地吐出这个词汇。
2016年3月11日

继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第一次高考失利,他鼓励我接着再考,而且遵从我的意愿,让我改学文科。他劝我的话我至今记着:人家都说文科惹事,你可要小心。
2016年3月3日

春节回乡见闻录(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官员端放于桌头的笔记本上面,写有密密麻麻的“心得”,大都是从报上网上抄来的“思想”。紧张、害怕、无聊,是他们私下里表达的感受。
2016年2月25日

返乡见闻录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四十多年后,我在友人的陪伴下,寻访自己的出生地。雪片纷飞,一个人也没有,即使有,他们也不会对这个忐忑的中年人有一丝兴趣。
2016年2月18日

一个“地主”家族的结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外祖母走时没有寿衣,只好穿旧衣服下葬。大舅不愿摔孝盆,遭我母亲斥责,才勉强抱了,竟然用手摔下去,而不是依礼头顶孝盆低头摔碎。
2016年2月5日

去干娘家(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半塬上的这个村子,透出一股亲切感。每个人家都似乎友善、客气,房屋也是我喜欢的样子,他们端饭碗的姿势,说话的口吻,都叫人喜欢。
2016年1月28日

去干娘家(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找干亲,是老家的一个风俗。小孩孱弱多病,家里人丁不旺,都会给孩子攀一门家境旺势的干亲。我的生命就这样和干娘一家系在一起。
2016年1月21日

寒冬里的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被迫做看客的,但愿你能笑出声来。有人说,极权制度会被笑声溶解。我尽管会发出冷笑,却对各种嘲笑的效果持严重的怀疑态度。
2016年1月14日

故乡只在童年那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故乡的人事,在心里转动、发酵。我的书写,感情与理性处于持续的平衡过程之中,爱与憎的微妙转换,在不同时段的文字里留下了明显的痕迹。
2016年1月7日

《多湾》里的革命图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饥饿,斗争,灾难,焦虑……《多湾》描绘的就是这么一幅中国人的精神状态。因为作者内心藏有一座古典生命乐园的记忆,她所写的无不带有“失乐园”的特征。
2015年12月31日

腐烂的日记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他每天悄悄在本子上写字,写毕即锁在从部队带回来的皮箱里。无人知道他写些什么,他去世后,儿子才敢打开那口锈迹斑斑的皮箱。
2015年12月24日

雾霾中的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教育官僚与乖巧政客的精心勾兑,将推行工具化教育当局的心思泄露无遗。教授早就不是以前的教授了,新事件更让人彻底断了对教育的念想。
2015年12月10日

大雪前的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夜大风之后,霾散天蓝。环保局不如来自西伯利亚的风管用,但别指望他们会在大自然面前认输,他们更不可能有一丝愧对纳税人的不安。
2015年12月3日

小时候的游戏和娱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渭北台地的孩子,在拔草、帮大人干活外,就是玩耍。现在想想,能耍的东西,也就那么几样——乒乓球、泥巴、铁环、弹弓、连环画……
2015年11月26日

纪念一个天真的老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世间还有一种天真的人,以为统治者会遵照自己的承诺,倾听人民的呼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故乡就有这样一位可爱的进谏者。
2015年11月19日

立冬后的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从宣布调查、审判到入狱服刑,官员一直得到特别照顾,级别与待遇成正比,与民众犯罪分别明显,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成为一句空话。
2015年11月13日

暮色四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夜里,没什么可去的地方。课本上的东西干燥无味,革命,斗争,共产主义,少年懒得去想它。偶尔得到一本没皮没面的禁书,他的节日就来了。
2015年11月5日

霜降前的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四歹徒破费20万元,装修了一间假审讯室,他们假扮检察官,通过讯问敲诈官员获利40万元。此非高级编剧所为,实乃活生生人间奇闻。
2015年10月22日

冬天的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有了雪,贫瘠的乡村透出几分诗意,一切都美了,亲切了,危险暂时退出了生活。踩在雪地里,孩子们都莫名地兴奋,每一脚都有新的感受。
2015年10月15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56789101112131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