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谁能把启功先生揣摩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启功先生是真人,一个遵从本性生活着的人;其次,才是学者和书法家。他圆润、本真的笑容,让人看到了一个被中国文化浸润而成正果的生命。
2010年12月30日

黄山的英雄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张宁海警官如果没有坠崖,这就是一条正面新闻,皖沪联动的救助佳话。18名渴望冒险又略显鲁莽的大学生,会被社会责备几句,但那一定是呵护。
2010年12月23日

“红色重庆”的价值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红色重庆”的出现具有突破性的价值。薄熙来的政治实践表明,中国出色的地方领导人正在阔步走向前台。
2010年12月7日

季羡林大师的豪气与吝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世界上真有那么一种快乐——“舍”胜过了“得”。对大多数人而言,“大舍大得”的境界未免有点“又傻又天真”吧?
2010年11月25日

《土街》:一个预言或预演?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土街》是一幅人性恶的核聚变示意图。作者扮演了精神病理学家的角色,他让我们看见什么样的元素碰到一起,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2010年11月18日

一个“红二代”的个人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我的经历,是一代中国人的经历”——创作了“《血色》系列”的老鬼的这句话并不确切。他的经历仅仅是“红二代”中不合群者的遭遇。
2010年11月4日

“羊羔体”与“鲁迅文学奖”的堕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武汉市官员车延高在获得“鲁迅文学奖”后,他的诗被称作“羊羔体”。作为诗人名字的谐音,“羊羔体”体现了民间对官方文学奖项的轻蔑。
2010年10月28日

无道德时代的性狂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从韩峰局长的性日记,到最近网上热传的李副教授的性日记,不能不说是这个时代的奇观,他们以记日记的方式,在赋予自己凡俗生命以永恒的价值的同时,也完成了对中国当代社会风情史的真诚书写。
2010年9月30日

新版《红楼梦》:集体下的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红楼梦》被重拍,是买通《红楼梦》拍摄权的利益集团的大胜利,御用“红学家”是最大的精神赢家:他们显示了自己的权力,过足了文化顾问的瘾。
2010年9月20日

伊春空难遇难者的身后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伊春空难的42位冤魂似乎不是死者,而是被分类整理的标签,有的会上天堂,有的则下地狱。即使死了,在中国舆论和民众心里,有的还得再死一次,有的则会复活。
2010年9月2日

被围殴的“钱文忠语录”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如今在中国如日中天的钱文忠教授,因两本“语录”而遭“围殴”。奇怪的是,除了一些粉丝的激烈反应外,尚未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打抱不平。
2010年8月26日

看守所里股权转让的背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民营企业江苏牧羊集团内部的股权纠纷,因当地公权力的介入,而上演了一幕幕荒唐的戏剧。公权力在民营企业门前应该止步——如果他们没有涉及犯罪的话。
2010年8月13日

官府的“罪犯”与民众的“英雄”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民众常常用不信任的尺度衡量一切,网上充斥的匿名负面言论集中地反映了这一心态,但这怨不得网民,这是社会不公正的必然结果。
2010年8月5日

“温暖”供应商冯小刚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从插科打诨的贺岁片,变脸为主旋律大片,冯小刚被消费的意识一直未变,或者说越发强烈。所以,今天他又凭借电影《唐山大地震》成为“温暖”供应商,并不让人觉得有多意外。
2010年7月29日

走近总理引发的一出悲喜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湖南农民陈凯旋擅自跑到总理跟前反映灾情,想续写领袖与民众一家亲的传奇,但却没意识到,他破坏了地方官员精心排练的一出折子戏。
2010年7月22日

唐骏没有道德赦免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唐骏精心编织的求学经历和科技发明神话,在打假斗士方舟子的显微镜下显出原形。没有人给予“打工皇帝”以道德赦免权,其他成功者也一样。
2010年7月15日

中国需要一个真实的季羡林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毋庸讳言,季羡林在当代中国的特殊存在,是主流意识形态强力塑造的结果。他的被认可,既是需要,也是被需要。
2010年5月6日

不朽的贪官忏悔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艺术家金锋把散布在网络的贪官忏悔书打捞出来,仔细甄别后,选取了两万五千字,为贪官们做了一块巨大的石碑。
2010年4月29日

读季羡林《清华园日记》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季羡林清华求学时期写的日记《清华园日记》,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原因或许在于人们还不习惯于接受一个真实的生命。
2010年4月1日

“韩峰日记”细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日记说真话,韩峰是一个突破,但他可以预期的结局使真话日记的前景相当暗淡。一个渴望表达的公务员如何写日记,在韩峰之后成了一个大问题。
2010年3月4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1213141516171819202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