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易中天这条大鱼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虽然屹立于雕塑中心,传递出的却是强烈的孤独感。易中天先生即使大喊“悲剧啊!”,也绝不会引来他所期望的知音。
2010年2月11日

无道德时代的性狂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从韩峰局长的性日记,到最近网上热传的李副教授的性日记,不能不说是这个时代的奇观,他们以记日记的方式,在赋予自己凡俗生命以永恒的价值的同时,也完成了对中国当代社会风情史的真诚书写。
2010年9月30日

新版《红楼梦》:集体下的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红楼梦》被重拍,是买通《红楼梦》拍摄权的利益集团的大胜利,御用“红学家”是最大的精神赢家:他们显示了自己的权力,过足了文化顾问的瘾。
2010年9月20日

伊春空难遇难者的身后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伊春空难的42位冤魂似乎不是死者,而是被分类整理的标签,有的会上天堂,有的则下地狱。即使死了,在中国舆论和民众心里,有的还得再死一次,有的则会复活。
2010年9月2日

被围殴的“钱文忠语录”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如今在中国如日中天的钱文忠教授,因两本“语录”而遭“围殴”。奇怪的是,除了一些粉丝的激烈反应外,尚未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打抱不平。
2010年8月26日

看守所里股权转让的背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民营企业江苏牧羊集团内部的股权纠纷,因当地公权力的介入,而上演了一幕幕荒唐的戏剧。公权力在民营企业门前应该止步——如果他们没有涉及犯罪的话。
2010年8月13日

官府的“罪犯”与民众的“英雄”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民众常常用不信任的尺度衡量一切,网上充斥的匿名负面言论集中地反映了这一心态,但这怨不得网民,这是社会不公正的必然结果。
2010年8月5日

“温暖”供应商冯小刚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从插科打诨的贺岁片,变脸为主旋律大片,冯小刚被消费的意识一直未变,或者说越发强烈。所以,今天他又凭借电影《唐山大地震》成为“温暖”供应商,并不让人觉得有多意外。
2010年7月29日

走近总理引发的一出悲喜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湖南农民陈凯旋擅自跑到总理跟前反映灾情,想续写领袖与民众一家亲的传奇,但却没意识到,他破坏了地方官员精心排练的一出折子戏。
2010年7月22日

唐骏没有道德赦免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唐骏精心编织的求学经历和科技发明神话,在打假斗士方舟子的显微镜下显出原形。没有人给予“打工皇帝”以道德赦免权,其他成功者也一样。
2010年7月15日

中国需要一个真实的季羡林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毋庸讳言,季羡林在当代中国的特殊存在,是主流意识形态强力塑造的结果。他的被认可,既是需要,也是被需要。
2010年5月6日

不朽的贪官忏悔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艺术家金锋把散布在网络的贪官忏悔书打捞出来,仔细甄别后,选取了两万五千字,为贪官们做了一块巨大的石碑。
2010年4月29日

读季羡林《清华园日记》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季羡林清华求学时期写的日记《清华园日记》,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原因或许在于人们还不习惯于接受一个真实的生命。
2010年4月1日

“韩峰日记”细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日记说真话,韩峰是一个突破,但他可以预期的结局使真话日记的前景相当暗淡。一个渴望表达的公务员如何写日记,在韩峰之后成了一个大问题。
2010年3月4日

富士康的敌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舆论与民意发酵,往往能触发政府的互动,从而获得审判个别人事的主导权。但这种能给你的权力也能在几秒钟内收走。
2010年2月4日

无道德生活场景(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客人似乎是可被肆意戏弄的丑角,可被无限压榨的提款机。如果一个服务员主动介绍某种产品,那一定有巨大的提成。
2010年1月21日

我们都是乌托邦病患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乌托邦主义者和抢劫犯之间,伍勇的跨越并不难。而教授认为他没有意识到实现共产主义是个漫长曲折的过程。
2009年12月31日

杨元元刺破了生命的气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能改变命运的有权力、财富和性,女研究生杨元元全然不具备其中任何一个,就只能被命运所决定了。
2009年12月24日

平安无事:读12月4日《承德日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社会不发生事情,人民没有想法,这或许就是一些报纸要特意告诉我们的。一个外来者,很难获知真实的当地民情。
2009年12月17日

无道德生活场景(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这个社会总有人守规矩,但更多的人不守规矩。守规矩的风险越来越大,而且处于弱势,不守规矩的往往还具有某种霸气。
2009年12月10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1112131415161718192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