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纪事》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词穷之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中国的复杂性被过分夸大了,它并不难理解。只是因为卷入的人太多,历史太长,人们太习惯绕来绕去,它才不断地重复自身。
2009年9月11日

另一种幻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人们经常对复杂的政治、经济与社会现实视而不见,只看重极度简化的方案,结果往往是另一次巨大的幻灭。
2009年8月27日

雍正助推的畅销书合作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曾静的指责在一瞬间触及到了雍正的内心,激发起他为自己辩护的热忱。于是,书籍出版史上最奇特的合作开始了。
2009年8月13日

我们这一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倘若我们不能直面深层困境,用肤浅的时髦来转移对它的理解和改善,那么我们只能被证明是轻飘飘的一代。
2009年8月7日

历史的伤口(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最强者并非永远能保持其主人的地位,除非他将力量转化为正义,将服从转化为责任。──卢梭
2009年7月30日

脆弱的自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为一杯咖啡而显得义愤填膺,显得我们是一个心智上多么不成熟的国家。而真正的精英要像警惕权力一样,警惕公众的情绪,他们两者都经常滑向极端。
2007年7月26日

帝国的遗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很多时刻,对官府的失望和挫败,还有对整个环境的深深的不确定性,转化成了对械斗另一方更深刻的残忍。
2009年8月7日

荆州随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是瞎了眼的博尔赫斯,让我不断想起荆州。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图书馆里,在无尽的黑夜里,他一心幻想着帕潘草原的夕阳。
2009年7月9日

镀金的中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香港的经济成功,经常使人们忘记她更重要的故事——从一个纯粹的殖民地,是如何一步又一步变成了一个运转良好的中国人的城市……
2009年7月2日

希望和幻灭的故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一切都似曾相识吧!希望和幻灭的故事,是人类历史的主题,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更是不断上演。
2009年6月25日

澳门—广州—上海—香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只有将香港放在500年的中西方交流的历史中,同时置于中国沿海的广阔地带中,才能更好的理解香港对中国历史的意义。
2007年6月21日

“激扬”编辑部的故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坐在戈雅咖啡馆的露天平台,这些中国地质大学的学生,就像他们编的刊物一样,纯真、干净、有朝气、也充满困惑。
2009年6月18日

武大的往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去武汉大学作演讲。它的校园,比我想象的更美。我们曾本能地相信,这种环境将孕育出更独立、更自由、视野更宽阔的一代人,而他们将把中国带入一个新时代。
2009年6月11日

那些丢失的东西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粗俗经常战胜高尚,强权也经常挤压正义,物质则吞噬精神。但是,倘若我们因此丧失了对高尚、正义、精神的确信,这或许才是彻底的失败。
2009年6月4日

中国的味道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们丢失掉的不仅是他们那一代的纯真和勇气。我更感到还有那股浓烈的情感,它深藏于一代代最优秀的中国人身上,让他们即使在悲观的时刻,仍有行动的勇气。
2009年5月31日

随感四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汶川地震一周年时,我想起了梁启超的国权与民权之争,想起德富苏峰对于中国人“个体主义精神”的感慨。
2009年5月14日

一名村主任的故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倘若村庄的自治权力得不到保证,自上而下的官僚体制得不到制衡,即使村子中有了再多的大学生村官,仍难以保证农村的健康发展。
2009年5月7日

模糊的五四神话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5月4日的激情和权力达到巅峰的时刻,这场运动也耗尽了它的生命力。那些年轻人,急躁地试图改变世界,而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常犯错误。
2009年4月30日

混合的信号(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三个片段将是理解中国的角度。
2009年4月23日

被混淆的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对斯大林的判断突显了俄罗斯人对历史和今日的态度,一种危险的倾向正在形成,俄罗斯人记住了斯大林时代的强大,却忘记了其付出的可怕的、可说是人类惨剧的代价。那我们呢?
2009年4月16日
跟随作者足迹,遍游世界东西十万里;追踪作者思绪,纵论中国上下五千年。 作者许知远,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曾任《经济观察报》主笔,《商业周刊/中文版》执行主编。现为独立作家,已出版作品《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中国纪事》和《醒来》《伪装的盛世》《抗争者》等。
|‹上一页‹‹10111213141516171819››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