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纪事》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的味道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们丢失掉的不仅是他们那一代的纯真和勇气。我更感到还有那股浓烈的情感,它深藏于一代代最优秀的中国人身上,让他们即使在悲观的时刻,仍有行动的勇气。
2009年5月31日

随感四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汶川地震一周年时,我想起了梁启超的国权与民权之争,想起德富苏峰对于中国人“个体主义精神”的感慨。
2009年5月14日

一名村主任的故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倘若村庄的自治权力得不到保证,自上而下的官僚体制得不到制衡,即使村子中有了再多的大学生村官,仍难以保证农村的健康发展。
2009年5月7日

模糊的五四神话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5月4日的激情和权力达到巅峰的时刻,这场运动也耗尽了它的生命力。那些年轻人,急躁地试图改变世界,而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常犯错误。
2009年4月30日

混合的信号(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三个片段将是理解中国的角度。
2009年4月23日

被混淆的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对斯大林的判断突显了俄罗斯人对历史和今日的态度,一种危险的倾向正在形成,俄罗斯人记住了斯大林时代的强大,却忘记了其付出的可怕的、可说是人类惨剧的代价。那我们呢?
2009年4月16日

被遮蔽的陈独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他们目睹中国跌入谷底,亲历传承千年的价值观系统的崩溃,体验着作为睁开双眼的一小群人的悲愤与无力——既不知如何抵御外来的侵蚀,也不知如何去唤醒沉睡的大众。
2009年4月9日

幻象的消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这部名叫《中国不高兴》的书,只不过是几个不到30岁的年轻人对自己的国家历史的一知半解、却狂热的臆语。如果硬要找它的可取之处,或许是它真实的反应了2000年至2005年期间,中国社会的某种情绪。
2009年4月3日

桐城的吴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谁也未曾想到,这个瘦小男子孤注一掷的行动将成为二十世纪中国历史的一个转折时刻——一个暴力的、激进的时代正式开始了。他鼓舞起了社会,但这鼓舞导致的结果,却可能并不是他最初所期望的。
2009年3月26日

刺杀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那真是个兴奋、丰富、刺激而又混乱的年代。这是那个时代的风尚,青年人四处游荡、结交、争辩、办报,有时他们还一起做炸弹。
2009年3月19日

史景迁眼中的邓小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过去300年里,中国领袖包括康熙、雍正,然后就是一个大跳跃:曾国藩,他也是一个非常灵活的人……邓小平的强大影响持续了25年,比雍正和曾国藩还要长。
2009年3月12日

从安庆到塞拉利昂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老李没想到这一次经济危机会如此明显。如今他共有五艘船,总量超过两万吨,没有足够的实力来对抗衰退。一年前,他将货船的托管地改在了塞拉利昂,它的管理费更便宜。
2009年3月5日

冷酷的盟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对于中国公众来说。军舰对于货船的连续数小时的射击,超过五百发的炮弹,让俄罗斯所有的法律意义上的自我辩护都充满滑稽。然而,那艘名为“新星号”货轮的沉没,只是理解中俄关系的一个侧面。
2009年2月26日

一场大火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一位年轻的消防队员的生命,还有这座造价高昂的现代化大楼,就在这自我庆祝中,完结了。那强大、那辉煌、那傲慢,都可能突然间烟消云散。
2009年2月20日

台南的老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 饭后,老人家坚持送我们到下一个旅行地点,赤嵌楼——郑成功接受荷兰人降书的地方。他把我们送到门口,然后一个人独自走路回家,夕阳下,他低着头,挺着胸,瘦弱的身躯缓缓离去……
2009年2月5日

奥巴马与威尔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未来的中美关系同样如此,了解彼此的心理感受,或许要比那些贸易往来的数字,更能抓住问题的本质。十年前,James Sasser的颓然神情,比尼克松、毛泽东历史性握手,更有力的展现了未来中美关系的症结。
2009年1月22日

那些听不见的尖叫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中国的转变和增长,经常被贴上各种时髦的标签:它是计划体制向市场体制的成功转型,是开放的全球经济的受益者,是成功的经济政策的榜样。但更接近事实的说法是:它是原始资本主义的翻版。
2009年1月15日

记忆之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丧失记忆经常也意味着思维的瘫痪、情感的匮乏,我们由此失去了深入探索自身和世界的机会。而记忆不可能被永远扭曲与掩埋。如果不选择主动和昔日的幽灵达成和解,当它在意外的时刻爆发而出,更可能演化成一股难以控制的力量。
2009年1月8日

潮州的午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出洋的人不名一文地离开家乡,在异乡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获取了显赫的地位。他们将大笔钱汇回家乡,不吝金钱与时间修缮祖居与祠堂,对于漂泊一生的他们,安宁与自我满足只能在传统中寻找……
2008年12月26日

对话江丙坤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江丙坤说,像过去很多人跑来跑去,有些人跟我讲过,很多朋友会谈起,那些人都在世。张荣发先生有一次跟我讲,有一次想安排两位领导人在台湾海峡见面。
2008年12月18日
跟随作者足迹,遍游世界东西十万里;追踪作者思绪,纵论中国上下五千年。 作者许知远,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曾任《经济观察报》主笔,《商业周刊/中文版》执行主编。现为独立作家,已出版作品《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中国纪事》和《醒来》《伪装的盛世》《抗争者》等。
|‹上一页‹‹10111213141516171819››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