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纪事》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刘香成的中国叙事(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刘香成第一次明确的身份意识与红领巾有关。1971年秋天,20岁的刘香成成为了纽约一所学院Hunter的新生。1976年,毛泽东的死让他萌发拍中国的念头。
2008年7月3日

一种新文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奈斯比特的新书《中国大趋势》代表着世界对中国赞叹的新高潮,从二零零八年开始,这种赞叹从经济领域,扩展到政治、社会、文化、甚至审美领域。
2010年3月11日

从中国特色到中国模式(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中国模式变成了“东北的乱炖”、“成都的火锅”,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扔,它热气腾腾,让人分不清虚实。它也变成了另一个庞氏效应,越多的人相信它,它就越显得可信。
2010年3月4日

从中国特色到中国模式(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像是党内改革派与保守派另一次制衡,中国既要开放,也要对“资本主义”保持警惕。
2010年2月11日

剑桥随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牛顿的手稿还保留在三一学院图书馆里,历史就是不断延续的河流,每代人既被它滋养,又给它提供新的动力。
2010年2月4日

祖国的陌生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人们夸耀中国的漫长和延续性,却很难看到一幢超过百年的建筑,另一方面,大家对二十年前的事都记忆不清了。
2010年1月28日

半山的中国佛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不丹首都廷布,李扬像我见过的很多中国年轻人一样,年轻、聪明、灵活,却也过早世故,不准备理解其它逻辑了。
2009年12月24日

从刘宾雁到胡舒立(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一九八七年的刘宾雁与二零零九年的胡舒立,或许都标志着各自年代改革的停滞。一位面对政治压力,一位则遭遇日益稳固的利益集团。
2009年12月17日

从刘宾雁到胡舒立(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历史充满了意外的苦涩,当刘宾雁二零零五年离去时,全世界都在大谈“中国的奇迹”、“中国的崛起”。他则被遗忘了。
2009年12月10日

从刘宾雁到胡舒立(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胡舒立前景无比灿烂时,刘宾雁于2005年底在美国新泽西孤独地离去。中国年轻一代记者中,很少知道这个名字。
2009年12月4日

从刘宾雁到胡舒立(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胡舒立想创造一个关于改革的新共识。她要让孤立的思想和行动连接在一起,让它们变成推动中国进步的理性力量。
2009年11月26日

对话的困境(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中国经济成长最迅速的十年里,中国私营企业家最热衷的活动是登山,自由知识分子则大谈基督教。
2009年11月19日

对话的困境(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很少有艺术家与知识分子能逃避这样的诱惑——如此广阔的听众,如此丰厚的报酬,如此不可思议的自我展现机会。
2009年11月12日

对话的困境(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中国,一种新的精神世界已经形成,它嘈杂、生命力十足,但很可惜,它注定是自我娱乐式的。
2009年11月5日

对话的困境(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现在,毛泽东在延安创造的策略,要通过全球电视网、互联网、巡回演出、展览获得更大的回响
2009年10月29日

错失的十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有人认为,既然民主试验屡遭失败,自由市场陷入金融危机,那么中国或许找到了它的独特模式。
2009年10月22日

柏林墙与深圳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们生活在一个相对主义的时代,“自由”、“民主”变得声誉不佳。历史感普遍的消退,往往是危险的前奏。
2009年10月15日

暧昧的荣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历史的真实与凝重被丢弃了,触目惊心的残酷被消解了。但倘若你不能严肃对待自己的罪恶,谁又能相信你是个值得信赖的伙伴?
2009年10月1日

共产主义和豆腐坊(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他们都是从各种失败的尝试开始,很难说注定是革命者。他们的个人经历似乎也表明,幸存者要遵循的是另一套哲学。
2009年9月24日

共产主义与豆腐坊(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你们的主席就曾住在那里,它曾是共产党的活动中心。”在王子街友丰书店门口,书店老板指着Regent旅馆对我说。
2009年9月18日
跟随作者足迹,遍游世界东西十万里;追踪作者思绪,纵论中国上下五千年。 作者许知远,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曾任《经济观察报》主笔,《商业周刊/中文版》执行主编。现为独立作家,已出版作品《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中国纪事》和《醒来》《伪装的盛世》《抗争者》等。
|‹上一页‹‹910111213141516171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