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纪事》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沉默的哲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华国锋在奥运会的一片喧闹中逝去。他的政治生涯是其时代与制度的缩影,除去1976年秋天那灿烂的一刻,他从未摆脱它们对他的束缚。这么多年来,他也保持着大多数中国退任领导人惯常的沉默。
2008年9月4日

荣耀的暗示(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似乎为了证明8月8日蕴涵的无穷意义,2008年的前7个月,中国充满了意外的灾难与冲击。每一次,它似乎都隐含了对8月8日的直接考验,增加了它的悲壮感与“神圣性”。
2008年8月28日

非洲小镇的8月8日(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勤劳、节俭、灵活性、自我压榨式的工作方式,这些中国人熟悉的生存原则,在非洲人中并不适用,他们也并不怎么在乎物质上的积累。那么,中国经验对非洲会有用吗?
2008年8月21日

非洲小镇的8月8日(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对中国人来说,非洲显得陌生而神秘。我们对于非洲没有那种深层的心理纠缠,过去我们以阶级立场来理解非洲,如今则增加了别的纬度。
2008年8月14日

一个少女的意外死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中国贵州的瓮安风波,是一次突然中风吗?当地政府表现出的迟缓、傲慢、无能,是目前其衰退的统治能力的一次显著的释放。
2008年7月17日

刘香成的中国叙事(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很多中国年轻一代摄影师的成长过程,都受惠于刘香成的视角。他的照片,有冲突,有隐喻,有疏离感,也有技巧,但其中始终有一种动人的情绪。
2008年7月10日

一个诗人的转变(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回避内心深层的痛苦上,中国人的确如谢和耐所言,我们“很有一套处世的哲学”。
2008年6月26日

一个诗人的转变(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20世纪后半页的中国是一个加速断裂、自我封闭的岁月,出生于1956年的柏桦发现,即使要了解自己的国家,他所能借助的材料也经常来自异域。
2008年6月19日

焦虑的盛世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对于18世纪的中国社会来说,人力是既唾手可得、缺乏价值的资源,同时,与人的关系又是中国人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人与人之间的斗争是这个国家主要的痛苦和欢乐的来源,也是人们释放自身的压力的口径。
2008年6月12日

偏狭与傲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三峡大坝上的莫文蔚不正象征了此刻中国的一种情感与理智吗?它是某种奇特的混合,一方面,我们仍深受昔日思维所左右,有一种无知的傲慢,另一方面我们又有了新型的浅薄,它们结合在一起,禁锢了我们的头脑和内心。
2008年6月5日

一个国家的悲伤与勇气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一个人与一个国家的感情,不是来自于抽象的名词,而是来自于具体的人、山水、食物的味道、对往事的追忆,一个国家和她的人民,就像是一棵大树和她的树叶,树叶吸收类似的养料,树叶的形状相像,却永远不会有相同的两片叶子。
2008年5月22日

灾难、遗忘与不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当处于灾难之中时,人们认为应该“团结一致”,不应该对政府的反应做出质疑,而当灾难结束时,人们则又忘记去质疑,很有可能,一个新的兴奋点再次出现,人们又再加入表态之中。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泛滥、记忆短暂的年代。
2008年5月15日

两个中国女孩与2008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突然间,人人都在谈论这个姑娘。她坐在轮椅上,运动服上右肩部位绣着奥运五环。轮椅左侧,一名男子仰面倒在地上。几秒钟前,他试图抢夺她手中的火炬。
2008年5月8日

错乱的激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政府在宣传带来的幻像中,丧失了对真实世界的理解,宣传的畅通无阻的效果,继续麻痹着权力本身。公众也同样变得越来越怀疑和怯弱,他们或许知道该反对什么,却不知该建设什么。
2008年4月24日

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过多的象征意义,使体育滑向了一种极端,它变成了一种意识形态,它排斥反省、不容质疑。
2008年4月17日

老黄与小黄的故事(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民族主义的年轻一代在全球很多角落兴起,他们困惑与无根,他们孕育着巨大的能量,如果得不到疏导,他们经常滑向暴力或自我放逐。
2008年4月10日

老黄与小黄的故事(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可以和老黄流畅地交流,但我又无法和他谈论我对罗马的感受,我知道他对此缺乏兴趣。
2008年4月3日

不稳的生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开始对继续记录我的见闻感到乏味,我不喜欢自己过分浮光掠影的观察,它似乎未能触及到这个国家、这里的人民更深层的肌理和内心的秘密。
2008年3月20日

有彩虹桥的巫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他们的命运都差不多,经常为自己的生存苦苦挣扎,在巨大的社会变迁感到无力,或是过分投机……
2008年3月13日

卖汽球的小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他们以成年人的世俗生活来填补空缺,他们过早的学会抽烟、喝酒、赌博,在歌厅里扔掉童贞,所以尽管不过20岁,却可能带上了暮气。
2008年3月6日
跟随作者足迹,遍游世界东西十万里;追踪作者思绪,纵论中国上下五千年。 作者许知远,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曾任《经济观察报》主笔,《商业周刊/中文版》执行主编。现为独立作家,已出版作品《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中国纪事》和《醒来》《伪装的盛世》《抗争者》等。
|‹上一页‹‹10111213141516171819››下一页